横扫饥渴做回自己

ShipStony

[盾铁]忠实读者①

肥肠带感的设定!!期待后续!

地下室的魔王:

*部分架空,时间操纵,史蒂夫与托尼出生年代互换。
*大多数人物形象取自MCU(虽然我觉得史蒂夫在向CE靠拢),蜘蛛侠彼得·帕克已成年,职业为记者。
*有冬寡情节注意。


史蒂夫终于肯合上手中的漫画,他已经让自己的客人等候多时,但他的手指仍不死心似的摩挲着封面上的人物,那是一个星条旗制服与一座钢铁盔甲的拥抱。


“队长,实话实说我真没想过你会喜欢这个。”他的客人托着脑袋,另一只手则摆弄着一支笔,“你知道外面的传言都是,罗杰斯队长是多么严肃且认真的一个人,甚至有些不合时代的古板。我邻居的孩子是你的粉丝,他甚至为了向你学习戒掉了漫画书。”


史蒂夫苦笑地摇了摇头,他有些无奈的回应道,“事实上,我几乎是个漫画迷,我有全套的钢铁侠系列——”


“包括内战的几期?”客人持笔的手有些蠢蠢欲动。


“是的,但答应我,彼得,别把这个记在你的采访稿上。这实在……你不知道其他人是用怎样的眼神看我的,他们都说:‘没有人会买诋毁自己声誉的漫画作品,除了你史蒂夫。’”


“好吧,”彼得咂咂舌,有些遗憾地放下了笔,“这绝对会成为亮点的,美国队长是钢铁侠的忠实读者?真遗憾我不能写这个。但至少为提供我点创作线索,队长,我们说好的,为了满足你的低调采访,我可只带了纸和笔,而且是徒步寻来的,你为什么不搬到市区,这座布鲁克林的小公寓周围连个商店都没有。”


“只是偏僻了点,”史蒂夫按了按太阳穴有些头疼道,“我送你出去时可以为你指指路。但首先,我不会讲故事,我可以为你提供素材,只是会比较无聊。”


“我不介意队长,老天,我相当愿意听你的故事。”彼得眨了眨眼睛飞速拨开了笔帽,“你不介意我边听边记?”


“只要你不画蛇添足。”


“为您服务先生,纽约好邻居的诚实可是有声誉的。”彼得敬礼笑道,在对方无奈的眼神中低下头去记录自己的素材。


“好吧,那是上个世纪的故事了。就像你们熟知的那样,出生时我并没有一副健康的身体,因为住院我落下了不少课程,通常是巴基为我补习,我得感谢他,因为在老师和同学中,我都算不上受欢迎的那类。


在医院中补习是很辛苦的,你得边打着点滴边抵抗着头疼持笔计算。我的医生认为我应该留级养病,但我已经留过好几级了,巴基整整大了我两届,我们本应该是同级生。而即使在小我两年的同学中,我也算又瘦又矮的那一类,我不能踢足球,而且也无法参与集体活动,除了巴基我没有朋友。可巴基有他足球队,有邀请他的女孩们,他能帮我补习已经是百忙之中,我通常只能阅读母亲和他为我带来的书籍。因此我对于书籍几乎来者不拒,也就幸运地遇上了那第一版超级英雄漫画《钢铁侠》。


托尼并不比我更强壮,虽然他总是很有精神,他只能依赖反应堆存活,就像我只能依赖药物。但他是超级英雄,即使他是这漫画系列里极少数没有特异功能的人。彼得,我就像找到了一个偶像,我总是不知道明天还会发生什么,因为每一天都是同样的病房,但托尼他为他的每一天创造不同,他的盔甲甚至都出于他自己的创造。他是一种希望,他担任了我的启蒙老师,钢铁侠总是会打破那些阻碍他的困难,他不需要依赖其他人,也从不肯听任命运的摆布。


我迷上了《钢铁侠》漫画,巴基则完全把我当成个傻子。他说这是最有争议的超级英雄,他问我为什么不去看这系列的其他英雄,钢铁侠是购买量最少的一位。因为他的原型来自于二战的安东尼·斯塔克,一个隐退的军火贩,对战争毫无贡献,整天捯饬些没用的铁壳子。我质疑他:‘但托尼的盔甲来自于他自己的创造,他没有听从命运,而是创造出了新的机会。’巴基拿出他从图书馆中借出的一本传记,指给我看,‘事实上史蒂夫,斯塔克并没能钻研出什么,他的图纸在当时无法实现,漫画里只是夸张了他的盔甲,那原本只是一个纯正的炮火壳子,只是个,人型坦克?’那实在是气着我了,而我却无法反驳,我只了解他们给予我的东西,这使我拜托他们帮我买《钢铁侠》时母亲几乎吓了一跳,她说我终于有点像个孩子的地方。但也只有《钢铁侠》这么一种。我发现我对于维护偶像的名誉是那么的无力,我的知识是那么的匮乏。”


“因此你去上学了?”彼得飞快地接话道。


“不,彼得,我的病使我无法返校。但我母亲为我找了一位家教,佩吉·卡特,就是莎伦的姑妈。”史蒂夫起身向一旁的书架翻找起来,“那时她正在研究二战历史,她的课题是安东尼的父亲——霍华德·斯塔克。”然后史蒂夫从一本发黄的日记中取出一张照片,将它平铺在与彼得之间的桌子上,指着上面搂着瘦弱男孩的成熟女性,“这就是佩吉,她是第一个除了母亲以外对我如此温柔的人。”


“佩吉陪伴我度过了数个春天,直至我恢复健康。她不像其他成人总是用一种怜悯的眼神望着我,她只会劝我多吃些肉,喝一些牛奶,在我情况好转时陪我下床走路,即使在最初我并不信任她。


我没有多少机会同父母、巴基与医生以外的人说话,没有人告诉我应该如何对待一个陌生人。母亲告诉我,像我对待巴基那样对待卡特阿姨就够了,但我刚和巴基因为意见不和吵了一架,我不想和佩吉也吵那么一架。因此我隐藏了自己对于《钢铁侠》的喜好,就像对待其他书一样扫过这本漫画,然后将他们都摞在床头柜上。那可真难熬,我通常会做一些幼稚的事,比如对托尼道晚安,和把他放在枕边一起睡,这种把托尼和其他书放在一起的行为就像我‘背叛’了他,一点都不像个朋友所为。佩吉不看护我的日子很少,只偶尔一至两天出去一趟,也名为我的休息日。仅有在休息日里我才能将我的宝贝拿出来翻上几遍。


在一个休息日也是新一期《钢铁侠》的发售日,巴基偷偷地摸进了我的病房,他将新的漫画递给我有些抱歉地歪着头,‘史蒂夫,之前是我不对,我只是……想出个风头,就只是你每天都说着托尼有多好,而我……好吧,史蒂夫,你想不想要一本其他系列的超级英雄漫画,里面的女英雄赞爆了,她叫娜塔莎。’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于是巴基神采奕奕地将一本藏在身后,写着《黑寡妇》的漫画递给了我。‘说真的史蒂夫,娜塔是现在最受欢迎的英雄之一,而且她的原型是真的存在的,她是神盾局的特工!你看不看新闻?我可以为你带份报纸。比起钢铁侠,所有人都知道黑寡妇,说真的她更能让你融入集体,你不是想回到班级吗?’我叹了口气算是默认了他的问题,翻起了手中的《黑寡妇》。


黑寡妇的作风与钢铁侠截然不同,钢铁侠以盔甲和火力作战,而娜塔莎依赖的是近身的格斗技巧,但相同的一点是他们都深受漫画里异性的青睐。我明白了巴基喜欢她的原因,抬起头望着我的朋友真诚地说道:‘巴基,你的口味越来越鲜明了。’我的朋友并没有听出我话里的贬义,只是鬼鬼祟祟地和我咬起了耳朵:‘那什么,史蒂夫,那个常来看你的姐姐是谁?她怎么总陪着你,我前几天都没好意思进来。’‘是卡特阿姨,’我不想知道这位号称‘布鲁克林小王子’的伙计的新主意,‘对娜塔莎忠诚点巴基。’”


彼得地手写的飞快,在史蒂夫眼里他也有些像那个神采奕奕的朋友了,于是他打断道:“彼得,没记错我们的重点是钢铁侠?”


“队长,是你先提出的黑寡妇。”彼得无辜地摊了摊手,“我只是,为下一个稿子做准备,冬日战士从小时候就开始对黑寡妇心神向往?超级英雄八卦杂志会喜欢这个的。”


史蒂夫为自己的兄弟默哀,这家伙怕是又多了个被娜塔莎踹在身下的理由。于是他继续说道:“在这之后我把巴基介绍给了佩吉,但巴基完完全全失败了,佩吉全然不吃那一套。她只把我们两个当成一个孤僻一个欢实的小朋友,但我喜欢钢铁侠的事却完全暴露了,如果你以后有什么秘密,彼得,永远都不要叫冬日战士帮你保守。”


“对于佩吉知道了我喜欢钢铁侠的事我很紧张,就像巴基曾告诉我的那样,我知道许多人对于钢铁侠这个角色总是贬大于褒。我将《钢铁侠》漫画握在手里,不知道佩吉会如何评价这位前军火商。


‘史蒂夫,你喜欢钢铁侠?’佩吉含着笑意对我说。‘是的,他就是,很勇敢。’我回答地磕磕绊绊,因为我从未在巴基以外的人面前吐露过我对托尼的喜爱。‘这真巧,我记得原型是安东尼·斯塔克对不?我和同伴们正研究一个课题,有关于霍华德·斯塔克。别露出惊讶的表情小伙子,霍华德是安东尼的父亲。他创建了斯塔克工业,发明了许多科学技术并承担了政府的弹药补充,那时候几乎所有武器上有印有斯塔克工业的标志。他和他的儿子一样有许多设想,我们正研究这些设想并想实现它们。’


我真是惊讶极了,这真是……太巧了,我一直想要了解托尼,因为他就如同我的朋友,而那个最了解托尼——或者说他们父子的人,竟然一直都在我身边。‘你了解托尼吗?’我忍不住问道。‘当然,他和他的父亲对我们的课题研究一样重要。据我了解在一次绑架后,他放弃了他父亲对于军火几近垄断的产业,然后埋头研究起如何使古代的盔甲变得轻便灵活而且能支持火力,他甚至想让这盔甲成为微型飞机。当时所有人都觉得他疯了,事实上现在也有许多人觉得他的研究简直毫无价值,因为战场中已经有了坦克和战斗机,他这种脆弱的盔甲几乎不值得一提。’我有些低落,这些对于托尼的负面评价我已经听的够多了,我认为托尼这样做是因为有自己的理由,而不是疯了或者纨绔。


‘但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就连我们也查了许久资料。’佩吉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似的继续说道,‘托尼穿上这身盔甲后,去了战场的后方,那里是无辜的平民与养伤的士兵。阵前的军队难以顾及后方的百姓,而托尼几乎是这些手无寸铁的人们唯一的保护神。’


我瞪大了眼睛望向佩吉,又望向自己手中的漫画:‘他真是一个伟大的人。’我不由得说道。‘他更是个天才。’佩吉抚摸着我的手,‘他不该出生在四十年代,如果他出生在现在,他的设想会成为了不起的创造。’”


“但听说他天妒英才?”彼得低下头去,使史蒂夫看不见他的表情,“他是个值得尊敬的人,我现在才了解他,你知道……我一直只关注自己的个人漫画,我应该去买套《钢铁侠》合订本的。”


“具体说是坠海,在用未稳定的飞行系统追逐九头蛇时,系统出现了故障。”史蒂夫摸着漫画封面上的钢铁人叹了口气,“如果他能生在现代,也许我能够和他成为朋友。佩吉答应我,如果我身体状况通过标准,她会带我去参观她的工作室。那完全是个关乎斯塔克的博物馆,我看见了无数图纸,他们比这漫画上的笨拙,但是细节上却更精致。”


“那绝对是我最开心的一天,我觉得,我是离我这位朋友这样的近。那些图纸都是手工绘制,是真实的‘钢铁侠’亲自一笔一笔画上去的。噢我记得,他的字真是圆滚滚的,相当认真的字体,和我想象的潦草全然不同,我以为是同漫画里一样快意且潇洒呢?只不过那都是重要的研究资料,佩吉没有权力送我一份作为纪念礼物。作为补偿,她为我深刻地讲解了霍华德与安东尼的历史,虽然巴基全然不买账地独自出去逛了,他不在那真是可惜。


我了解到,霍华德·斯塔克和他的同僚们一直致力于研究一种血清,他们在筹备一个超级士兵计划。彼得,冷静点,我们都知道这个血清的效用,但这对于那个时代而言,是一种匪夷所思的设想。亚伯拉罕·厄金斯博士,也就是霍华德的同僚,他是血清计划的发起者。厄金斯博士想要突破人类的潜能,创造一个拥有四倍力量四倍反应的超级人类。但在他们未能成功找到合适的人选时,他们的基地遭到了纳粹的偷袭,厄金斯博士牺牲在了这场战斗中,而霍华德销毁了所有的记录——仅留下了一份血清样本的半成品。


‘而现在我们打算重启这个计划。’佩吉认真地对我说道,‘史蒂夫,你是一个正直的人,事实上你也在我们的人选之中。现在的英雄们虽然拥有超乎人类想象的能力,但终是一盘散沙,我们需要一位精神领袖,能够代表美国与人民的超级英雄,因此我们也称这个计划为——美国队长计划。’”


TBC.

评论

热度(17)

  1. 横扫饥渴做回自己地下室的魔王 转载了此文字
    肥肠带感的设定!!期待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