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饥渴做回自己

ShipStony

【TSN/EM】在你的香气中搅拌

太可爱了!!最后看到结局之前还小小的揪心了一把

Laceration:

#拟物文!银勺子阿花X黑咖啡小马!不甜不要钱!不甜不要钱!


Mark是一款颇为冷门的速溶黑咖啡。


他从来都不为自己价格低廉自惭形秽,傲慢地维持着浓厚苦味和让人精神振奋的丰富咖啡因。


超高性价比让他在程序员的世界里拥有超高口碑,甚至流传出了“一杯Mark不出bug”的离谱传闻。当然Mark不会在意这种小事,他可不是那种虚荣的咖啡。


每一天,Mark都在热水的冲刷下醒来,他会和好搭档咖啡杯Chris打个招呼,并无视方糖Dustin的无聊笑话,再努力拉扯几下自己粘在杯底的颗粒——因为他现在的主人无药可救,从不搅拌他,所以Mark也只能无奈放弃,浮上水面,点评一番主人的编程。


“他今天状态好得不科学。”吐槽了寥寥无几的错误之后,Mark无聊地用水花拍打了几下杯壁。


“哦!大概是因为主人找到了自己的爱情!”Chris傻笑道,“我在柯克兰(他们家的洗碗机)里听餐刀讲的,昨晚主人邀请一位迷人的客人到家里来了!他还亲手为他做了饭!”


“他甚至开始注意自己的体重了!”Dustin尖叫着划过一道抛物线入水,水花超大,Mark愤怒地吐出几个泡泡表示抗议,“以前都是三颗今天是一颗!唉我要融化了兄弟们下一杯再见!”


Mark和Chris礼貌地目送Dustin逐渐消失。


爱情有什么好的。Mark理智地想,没了爱情谁都能活,没了咖啡主人就无法编程,无法编程就赚不到钱,赚不到钱他就饿死了。


虽然这对Mark够不成威胁——他总会在另一个杯子里醒来的。但这个主人总是会让他多操心一点,唉,谁叫编程是如此的富有魅力呢。


 



 


    Mark睁开眼睛。


    热水的感受还是那么爽朗又振奋,但今天明显有什么不太一样……哦。


他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个迷人的水龙卷之中——透明的水流和漆黑的颗粒一同起舞,旋转,难舍难分地融为一体,香醇气味四处飘散——这种久违的愉快场面意味着一件事:主人终于在搅拌他了。


Mark恋恋不舍地在漩涡里呆了好一会儿,确保杯底没留下什么颗粒之后才浮上水面,去见见他们的新同事。银色的,修长的,雕花闪闪发光,顶部还镶嵌着一块蜂蜜色石头,看上去非常昂贵的……一把勺子。


“你们好!我是银勺子Eduardo,我来自巴西。”勺子快活地敲了敲Chris的杯口,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他大概还会鞠个躬呢,“你们这里真不错!我还从没来过人类的卧室呢!”


“你好Eduardo,”Chris比平日更谨慎地问候道,“你是纯银的吗?”


“我们整个家族都是纯银的。”Eduardo不无骄傲地回答,宝石在显示屏的光芒下闪耀着。


“噢!那你应该和那些待客用的餐具一起待在橱柜里!”Chris毫无冒犯之意但还是有够冒犯咖啡地打量了一番沉默的Mark,傻笑的Dustin,和脏乱差的环境,“主人这样太委屈你了……”


“请不要这样想,我很乐意为你们效劳,”Eduardo讨人喜欢地对他们三个微笑,“我以前都不知道咖啡身上会这么香!啊对不起,这样讲好像有点太轻浮了?”


……没关系啦。Mark稍微有点不好意思。虽然他黑得不会被发现,也仍然沉到杯底去掩饰自己的脸红,躲过了Chris介绍他们的这个流程。


等他再一次浮上水面,Eduardo仿佛已经等候已久了,朝他再次伸出橄榄枝:


“很高兴见到你,Mark。”


“嗯……我也是。”Mark公事公办地绕着Eduardo长长的柄转了一圈,“让我们好好合作吧。”


 



 


“Wardo,我需要你。”


Mark严肃地在杯中旋转着。


“I'm here for you。”


Eduardo快活地应了一声,然后干起了邪恶的勾当——利用杠杆原理,勺子在杯子的帮助下一个挺身,把一小勺还相当滚烫的咖啡浇在了主人的胳膊上。


主人惨叫一声醒来了。当然啦,迟钝的人类只会认为是自己睡昏头撞到咖啡,自作自受。毫无心理负担的Mark满意地看着主人从睡眼惺忪变为一脸惊恐,大概是终于意识到了工作的死线将至——咦?


远处传来了公寓门被摔上的声音,坐实了Chris的猜测:“主人大概是约会要迟到了。不,他已经迟到了。”


“爱情到底有什么好的?”Mark有些愤怒,“遇到爱人之前,我们的人类自给自足,现在他多接了一堆工作也赚不够钱,就连我也不能让他一直醒着,再这样下去他大概就把自己累死了!”


“如果他能结婚的话,另一个人类就可以帮忙养他了!”Chris满怀希望地说,“Eduardo不就是另一个人类送给我们主人的吗?”


Eduardo热情洋溢地支持这个理论:“是呀Mark,没有爱情小宝宝要从哪儿来?”


“……他们不会有小宝宝的,Wardo,我们的人类和他的交配对象都是雄性。”


“哦!”Eduardo失落地说,“我还以为马上就能帮忙搅拌奶粉了呢……”


“就算真的有小宝宝,他们也不会让你去工作。”Mark竭尽全力让自己听上去足够公正,“我是苦的。牛奶是甜的。你只能选一个。”


方糖盒子里远远传来一句“有人嫉妒了!”,太愚蠢了Dustin,我才不会反驳呢。


“那我当然要选你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嘛。”


哼,花言巧语的勺子。


“介于主人今晚大概不会回来,我们三个只能挤一挤了,”Chris宣布,“我现在就睡觉先生们,你们调情的声音小一点就好。”


“我才没有——”


“放心吧Chris,我不会随便搅拌Mark的。”


你倒是反驳一下啊!Mark在内心不好意思地嘀咕了一声,为了转移注意力,他把目光投向电脑屏幕,可它已经休眠了,Mark只好转头去看卧室里那扇小小的窗户。


“星星出来了,Mark,”贴心降低了音量,Eduardo听上去温柔得有点超标,“你要爬到我的柄上来看看吗?”


Mark对星星不感兴趣,但考虑到Chris和Dustin都睡了,没人起哄,他还是把自己的意识转移到一颗大大的液滴上,慢慢顺着Eduardo的身躯爬了上去……这个过程可不怎么容易,一路上他损失了很多水分,爬出杯沿的范围之后,就只剩一点点了。就这样,他终于看到了那一部分被切割成四方形的星空。


“看看这些星星,多美啊。”


不知从何处投射而来的光线,在Eduardo毫无瑕疵的躯壳上流转着,Mark一厢情愿地认为这些光晕甚至比遥不可及的星星要美……当然,他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会下雨吧。”Eduardo小声说道。


“你看着星星,就知道会下雨吗?”


“嗯……我很喜欢观测天象啦,”Eduardo腼腆地解释着,“星星可以昭示出晴天和雨天这种小事,还能预言霜冻啦飓风啦——你知道天气会影响股票吗?”


Mark目瞪口呆地一边瞪着星星,一边听着这只学识渊博的勺子兴致勃勃讲解宇宙,星象,农业,股票和期货套现,时不时发出一点声音证明自己还在线。


“然后他们就破产了——哦老天,我竟然说了这么久,”Eduardo愧疚得几乎萎靡了下来,“我真是个奇怪的勺子,对不对?”


Mark公正地指出:“作为一杯咖啡编程大师,如果我有手,我就写个程序来证明你不奇怪。”


“你太好啦,Mark……真高兴我能遇到你。”


Eduardo这个多愁善感的家伙轻轻地搅拌了一下他。


“嗯,好吧,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的梦想是帮智能咖啡机编程。那些笨蛋人类在这方面的进展太慢了——”


“哇哦……唉?可你是速溶咖啡啊?你根本就不需要——”


Mark立刻不顾Chris的睡眠状况,恼羞成怒打断了Eduardo:“……总之!我和那些咖啡豆是完全平等的!虽然我觉得他们麻烦死了但还是会为他们争取权益——不准笑了Wardo!”


在Eduardo爽朗的大笑声,Chris含糊不清的抱怨声和Dustin的胡乱嚷嚷中,一声沉闷的远雷响过,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几位好朋友还没来得及对这场天气发出什么感慨,公寓的大门被猛然拉开了,他们的人类浑身透湿,失魂落魄地拖着脚步走进了卧室。他本该换下自己的衣服,冲个热水澡再好好睡一觉,却只是粗暴地拉开电脑椅坐了下来,开始胡乱地敲打键盘。


第一次的,Mark没有对屏幕上的Bug做什么批判。


 



 


Eduardo是在空荡荡的杯子里自然醒的。


这实在有些不寻常,他四下打量,明明是工作时间,主人却并不在,所以Mark也不在。他和Chris道了声早安,话题立刻围绕着主人展开了。


“是失恋,肯定是失恋,”Chris难过地断定,“他的爱人和他分手了吧,你说那个人会不会把你要回去?”


Eduardo吓了一大跳,一部分的他决定在原主人召回自己之前滚下书桌躲进某个抽屉里,另一部分又觉得自己应该做一把忠诚的勺子乖乖物归原主,这种纠结让他罕见地感到难过。要是Mark在就好了,他一定能用冷嘲热讽让大家振作起来。


“我不该提这个的,但还是请宽心,主人的前男友应该不在意钱,”Chris更加失落地回忆着过去听来的八卦,“他总是带主人去很贵的地方吃饭什么的,主人为了给他买上档次的礼物才不停加班,唉,这就是人类常说的不般配吧?”


“般配又有什么重要呢,”Eduardo说,“我原本该待在厨房或是餐厅里,这样我就遇不到Mark和大家了,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开心。”


“你真好!Eduardo!但是为什么要专门强调Mark!”Dustin在方糖盒子里酸溜溜地喊道,“看我把他叫醒帮你转达——哦。”


原本装着Mark的那个大盒子竟然已经空了。


“主人会把Mark买回来的,对吧?”Eduardo不安地敲了敲Chris,“没了Mark他要怎么编程呢?”


“主人确实只喝Mark这一种咖啡,”Chris温和的劝慰中透着一丝残酷的清醒,“但Eduardo,或许我们终将迎来分离的时刻。”


这句话竟然成了真。


完全放弃了打理自己,邋遢得像流浪汉一样的主人从超市买回了很多很多乱七八糟的垃圾食品,Eduardo伸着脖子拼命往那堆花花绿绿的包装里瞧,但哪里都没有Mark简洁的黑色盒子。他倒是,看到了一瓶和整个房间格格不入的家伙。


“你们好啊!我叫Sean!”酒瓶里闪闪发光的威士忌,站在书桌上洋洋得意地打着招呼,“呼!真够呛!我还以为会有个派对在等着我呢——瞧瞧这是什么地方!”


“我觉得这地方挺好。”Eduardo不无敌意地瞪着Sean,当然,这种感情有点迁怒成分。


“哇哦哇哦老兄,你是纯银的吗?”Sean虚情假意地恭维了他,和Chris,甚至是面都没见着的Dustin(“一听这名字就是个甜心”),“这家主人是不是比我想的要有钱?看来我的日子不会太无聊!嘿,你们听说过我的故事吗?”


“有生以来第一次的,我想念Mark。”Chris在Sean的高谈阔论中哀叹道。


Eduardo把自己的想念埋在了心里。


眼下有更需要操心的事情……主人完全不工作了。他待在家里,不,待在床上,笔记本播放着千篇一律的连续剧,一只手拎着零食,另一只手握着Sean的酒瓶不放,任凭自己的存款和生命力随着酒液哗哗流走。


第一天,第二天……慢慢地,一周过去了,Sean的空瓶在床下越堆越多,被主人蹒跚的脚步踢得团团转。


Chris和Eduardo都积上了一层灰,Dustin绝望地发现自己受潮了。


就连永远自吹自擂,喜气洋洋,总是只想着出风头的Sean也慢慢消沉下来。


“我只是瓶酒,伙计,”一天深夜,Sean安静地躺在瓶底,看上去有些疲惫,“我的使命是让人们忘记烦恼,或许放纵一下下……但我并不想伤害任何人。而且我也没法选择……如果床上那家伙醒不来了,警察会怎么说?‘这案子太简单了,是酒害死了他’——瞧瞧这些家伙,多会推卸责任啊。”


Eduardo忍不住对Sean改观了。


“不是你的错,是失恋杀了他。”Chris悲伤而不忘煽情地纠正道。


方糖盒子里遥遥地传来一句“我们的主人好像还活着呢,你们别这样好吗!”——但是Chris说的没错,爱情多么强大呀,就连高大又自由行走的人类都无法抵抗。这种感觉,Eduardo也不是完全无法体会,毕竟,失去朋友让他非常悲伤。


虽然无法和人类的痛苦相比,但,这应该是一把勺子能体会到最强烈的感情了吧。


 



 


对于杯子和勺子而言,“事情有了转机”是个非常直观的概念——因为Eduardo和Chris一觉醒来,发现他们俩都浑身泡沫地躺在洗碗槽里,而可怜的Dustin正哀怨地从垃圾桶里朝他们喊话:主人的朋友来了!发现主人像一团烂泥!所以把他的前男友叫来了!前男友和主人大吵一架!但是吵架之后前男友没有走!前男友把主人和家里所有东西都洗了一遍!大家焕然一新!然后我被丢掉了!救命!


“他们肯定会把你买回来的。”Chris满怀希望地安慰Dustin。


“上次你们还这么说Mark呢!”


抛开这些悲伤的事情不谈,复合带来的改变正是主人需要的,Eduardo和Chris由衷地为两名人类感到高兴。每当他们在沙发上,在厨房里,在卧室里互诉衷肠和……咳咳咳,整个公寓都心满意足地安静下来,一同沉浸在爱情带来的暖意之中。除了Sean,他的最后一点存货被妥善地倒在两个漂亮杯子里,在烛光晚餐上被喝掉了,认为自己终于得到了应有待遇的Sean整个过程都在表演饶舌,烦得要命。不过Eduardo还是决定在这个家伙走后稍微想念一下他。


而Eduardo最期待的事情也发生了:这对情侣要去逛超市。


“你说他们会不会……?”


“是的,我和你期待的一样,”Chris老气横秋地叹着气,“但……Eduardo,你或许会认为我太消极了,只是Dustin和Mark都是很普通的产品,而主人的有钱男朋友可能会觉得他们太便宜……所以,不要抱太多希望比较好哦。”


在他们焦灼的等待结束之后,主人们大包小包地回来了。


Eduardo和Chris瞪大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麦片,蔬菜,水果,亮闪闪的,看上去绝不便宜的一样样食材被放在橱柜上,而主人的手也放下了一盒非常眼熟的——


“Dustin!”


“嗨朋友们!我回来了!”方糖激动地被拆开来,倒进了一个密封罐,“还好主人最喜欢我了!万岁!”


对待方糖从一而终的主人,在桌上放下了最后一样东西,那是一盒包装精美,非常陌生的……咖啡。


不。Eduardo。不要太失望。


就像Chris说的,我们最终都会迎来离别……而你,总会交到新的朋友。虽然他们可能不会像Mark一样有着浓郁的香味,别扭的脾气,隐藏在嘲讽下面的关心,和总是能化解难关的智慧……


别太伤心。Eduardo。说不定某一天我们将再次相遇。


努力拼凑出一张礼貌的笑脸,Eduardo安静地看着主人拆开封条,把黑色的颗粒倾倒在杯中,随着热水注入,他们迎来了一位新朋友,在得知新朋友的名字之前,Eduardo已经闻到了他或者她的气味——那是一种浓郁又……熟悉的香气。


“嘿,你们。”


Mark浮上了水面,冒着泡泡表示不满。


“我不过就是换个包装涨价了而已。这样就认不出来了?真叫人伤心。


“——当然了,Eduardo,我也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


 


此时此刻,Eduardo关于感情的思考和结论,被完全推翻。


他十分确信,此时此刻,在自己纯银的内心深处激荡着的,才是一把勺子能体会到的,最强烈,最深刻的感情。


 


END


 


BONUS:


伟大的FACEBOOK CEO惊叫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


“……唔……怎么了Mark,做噩梦了吗?”


“不,不算是噩梦,但是,怎么说,我变成了咖啡,见鬼,我不能编程了,然后你,你是一把勺子,就,又长又硬——嗷你干嘛捏我屁股?!”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就假装你是在夸我好了。”


“……哼。”


“距离我们的上班时间还有两个小时。”


“……哼嗯。”

评论

热度(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