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饥渴做回自己

ShipStony

【盾铁】你收到过的最特殊的礼物

!太甜了!!!

寒衣-我是奶酪君的Soulmate:

送给 @奶酪君-我是寒衣的heartmate 的甜饼,不要不开森了。




原灵感来源来自微博上:你收到过的最特殊的礼物是什么,这个微博,特此声明。




然而其实并不算甜吧,因为不好吃,哭唧唧








鹰眼已经盯了好一会儿模拟屏上的日历,坐在一旁的托尼斯塔克都开始怀疑这个鹰眼是个没见过日历的外星人冒充了的时候,克林特巴顿突然猛地回过头来,“说起来,是不是快到日子了?”




“你的生理期?”




克林特巴顿特意将墨镜拿了下来冲着托尼斯塔克翻了个白眼,以示他的愤怒。




“我是说你和队长的结婚纪念日。”克林特巴顿在说道结婚纪念日的时候勾了勾手指头,强调道,“不就是下个星期,这是第几年了?”




“第三年。”托尼斯塔克大剌剌的回答道,然而眼角眉梢却纷纷倒戈,出卖了他内心的得意。




克林特巴顿抹了一把根本不存在的泪水,唏嘘不已,“能忍受和你三年睡在一张床上,队长也是苦了。”




托尼斯塔克气的拿脚踹克林特巴顿的屁股,“你怎么不说我也苦呢?”




克林特巴顿不屑一顾,“你有什么好苦的。”




托尼斯塔克声音压低,居然真的带出点无处话凄凉的哀怨来,“他每天早上六点就起床,无论风雨,无论周一还是周六。”




克林特巴顿立刻肃然起敬,掬了一把同情泪,“苦了你了,铁罐。”




两个人就着睡懒觉的幸福感和睡到几点自然醒才比较好的话题越扯越远,还好克林特巴顿余光扫到模拟屏,一清嗓子,言归正传,“你们想好怎么过了么?”




托尼斯塔克斜睨了对方一眼,有些疑惑的眨眨眼,他年纪不小的人了,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还带了点天真无邪的感觉,让人觉得可爱,克林特巴顿不由感叹这就是老天爷让他靠脸吃饭,只可惜一开口的傲气就毁了那点与人无害的好印象,“你问这个干吗,跟你有什么关系。”




克林特巴顿笑的贼兮兮的,一只手搭到对方肩膀上,“我这不是问好你们路线,我可不想在大厦里面溜达的时候碰到你和队长的好事。”




他说着说着,将不怀好意的笑带出声来,笑的像个两百斤的傻子。




托尼斯塔克皮笑肉不笑的反击回去,“也许你应该学着不在通风管道里面上蹿下跳?”




克林特巴顿拉开架势准备跟他长篇大论自己在通风管道巡逻是多么的未雨绸缪先知灼见,为了保护整个大厦的安全才做出来这样的牺牲与奉献,然而托尼斯塔克连个眼神都懒得丢给他,直接站起身来,双手轻巧的在衣服上一掸,略带神经质的动作在他身上展现出的却是实打实的优雅自如,若是有个靠谱的摄影师在旁边,咔咔两下镜头就能拿出硬照。




鹰眼看到对方要走连忙扯嗓子吼了一声,询问他要去哪,钢铁侠头也不回,“工作间。”




甩开步子迈了两步,托尼斯塔克慢悠悠的回过头,对着坐在沙发上灌可乐的克林特巴顿说,“不用担心,我们应该不在大厦里面过纪念日。”




克林特巴顿纠结着那个应该到底是代表了不确定性还是只是个普通的安插在句子里面的单词,再抬起头的时候,整个客厅里面空荡荡的就剩下他形单影只,顿时扼腕长叹那群脱单的人每一个来陪他,真是世态炎凉。




所以说单身狗之间的友谊历久弥新,然而一旦脱单就会变得丑陋而单薄。




复仇者联盟里面最先脱单的是托尼斯塔克,这件事情本来并无稀奇,然而和他一起脱单的却是史蒂夫罗杰斯,这让鹰眼大跌眼镜,雷神捶胸顿足,寡姐刮目相看,唯有博士推了推眼镜献上祝福。




他们两个的情侣模式是时下最经典流行的模式之一,即有着能够交付背后的基情四射,也有着怒目而视的不死不休,他们是心有灵犀的灵魂伴侣,却也是理念相反的犬猿之仲。




托尼斯塔克和史蒂夫罗杰斯这两个名字就足够代表了他们之间的足够不同,可他们却又彼此无法分割的浑然天成。




这简直就结合了能让所有腐女尖叫的所有要素,每一次他们出门在外都能听到女性尖叫的此起彼伏,就连他们的发色——金色和深色,都是一对能火起来的CP里面最基本的组合。




比如旋涡某和宇智波某,又比如平和岛某和折原某。




这两个人也是不负众望,就在恩爱和磕碰之中走过了第七个年头,回首相望的话就可以看到这一路的坑洼泥泞,艰苦的让人只觉得再也不想回头,只想要继续往前走。




在带上防护手套之前,托尼斯塔克郑重其事的从无名指上将那铂金圈戒指褪下来,递给了候在一旁的笨笨,笨笨用机械手小心翼翼的夹着那小小的圆环,每一步都走出了大气不敢喘的谨慎。




工作台上平躺的是托尼斯塔克送给史蒂夫罗杰斯的纪念日礼物,他素来不怎么记得那些日子,但是今年的不一样,这是一个大日子。




他们花了四年的时间来决定迈入婚姻的殿堂——对于很多情侣这个决定他们要花十多年或者一辈子来考虑,然后又花了三年体验婚姻生活,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七个年头,纵然所谓的七年之痒对于托尼斯塔克来说就像是一个笑话,却也不代表他不重视。




他扣上自己的护目镜,揉了揉鼻子,决定继续工作。




而就在克林特巴顿的调侃之中,美国队长与钢铁侠的结婚三周年纪念日如期而至。




这天复仇者大厦空荡荡的,所有人都聪明的给他们留了空间,就连鹰眼和猎鹰都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毕竟去年这个日子的时候,满大厅都是两个人秀恩爱照片和横幅的记忆现在想起来,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觉得眼底传来一阵刺痛。




美国队长晨练回来的时候,钢铁侠才慢吞吞的从床上爬起来走进卫生间,和美国队长打招呼的时候,顶着一头支棱八翘的卷毛,嘴里面咬着牙刷含糊不清的和他打了一声招呼。




同居是恋爱关系中非常重要的一步的原因之一,就是同居意味着,恋爱双方要开始忍受对方运动之后酸爽的汗臭,以及无视对方惺忪睡眼上挂着的大颗眼屎,万幸的是托尼斯塔克和史蒂夫罗杰斯对于这个适应的都非常不错。




史蒂夫罗杰斯坐在沙发上面摊开报纸,在多年之后他依然热爱报纸这样几乎沦为古董的东西,在匆匆的扫过政治版的虚与委蛇,无视了JJJ专栏上面再一次对于超级英雄的大放厥词,就在史蒂夫罗杰斯看体育版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托尼斯塔克已经收拾熨帖出来了。




端起史蒂夫罗杰斯端上来的早餐托盘上的马克杯,来自美国队长亲手泡制而成的咖啡香味醇厚,足以唤醒他还在沉睡的脑细胞。




史蒂夫罗杰斯在托尼斯塔克将烤吐司咬的咯吱作响的时候抬起头,目光落到房间的一角,他很清楚地记得昨天晚上他还没有看到那样东西,“那是什么?”




托尼斯塔克顺着史蒂夫罗杰斯目光的方向看过去,用叉子插起盘子里面剩下的那块培根,漫不经心的回应道,“你的周年礼物。”




他说这话的时候漫不经心的用叉子扒拉着盘子里面的炒蛋,史蒂夫罗杰斯勾起嘴角,站起身去把那东西拎起来,虽然隔着一层包装纸,但是对于太过熟悉这东西的史蒂夫罗杰斯来说瞬间就猜到了里面是什么东西。




“你送我一面盾牌?”史蒂夫罗杰斯哑然失笑,“我以为我已经有一块挺顺手的了,还是说你又在我的盾牌上面加了什么?”




他一边说一边打开包装纸,托尼斯塔克晃了晃手里的餐具,“你觉得我能往你的盾牌上面加什么?”




“谁知道呢?”史蒂夫罗杰斯天马行空,“说不定是GPS,我扔出去的话他能自动定位到敌人?”




托尼斯塔克大笑,“这听上去更想你的退休礼物。”




然而等到那块盾牌露出全貌的时候,史蒂夫罗杰斯却沉默了下来,那不是他一贯熟悉的红白蓝的配色,刻印在盾牌上的是冷泠的蓝色,带着金属冷光——就如同托尼斯塔克的反应堆一般的颜色。




他看着上面的反应堆标志,愣怔的抬起头注视着托尼斯塔克的脸,这样托尼斯塔克有些不自在,他伸出手勾了勾衬衫的领子,清清嗓子,对他说道,“我做的。”




一块拥有反应堆标记的美国队长盾牌。




他低头抿了一口咖啡,将目光挪开,就像是谈论天气一般用轻松的口气补充道,“不要把这个拿出去乱丢,士兵,这个可不是振金做的。”




“这是我用我那些盔甲上面的材料拼接起来的,为了防止你没看出来。”




史蒂夫罗杰斯这才发现盾牌的背后有着拼接的痕接,他将盾牌翻过来,这才发现这盾牌是由无数的金属块拼接起来的,就像是一副抽象的行为艺术作品。




就算不用去数,他也知道有多少的不同金属片,应该和托尼斯塔克所拥有的盔甲数量是一样的。




钢铁侠从将自己所有的盔甲都敲下来一小片,做成了这个盾牌。




就如同将他们的象征完美的拼接到了一起,那是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的合二为一。




而那些金属上面铭刻的是,托尼斯塔克作为钢铁侠的每一寸时光,只有史蒂夫罗杰斯才能够全部拥有。




虽然称不上是能言善辩,但是面对演讲时候也绝对不会忐忑不安的史蒂夫罗杰斯第一次失去了言语,他定定的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恋人,嘴角含笑,不发一语。




被对方火辣辣的眼神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的托尼斯塔克侧过头,转了话题,“所以,我的礼物呢?”




史蒂夫罗杰斯站起身,“跟我来。”




说完,他一手抓着那个盾牌,一手拉过对方的手,示意对方跟着他走。




托尼斯塔克一路跟着过去,被史蒂夫罗杰斯骗上了摩托车,在纽约的大街小巷里面呼啸而过,风驰电掣,就在他开始在心里面盘算是不是史蒂夫罗杰斯根本就没有准备礼物所以想要趁机给他转晕的时候,他们抵达了目的地。




托尼斯塔克这才发现他们已经进入了住宅区,时值四月,住宅区幽静祥和,家家户户门前栽种培育的花朵开的正浓,却又不得章法,懒懒散散的在庭院里面东一角西一角的缀着艳色。




住宅外面的道路两旁载着政府统一种下的花树,却又因为阳光不同美得各有千秋,托尼斯塔克抬起头,就能看到那一团一团的白花缀满枝头,却又不太过繁茂,弄出一股子熙熙攘攘的喧闹来,今天天气上好,那一丝微风让人几乎感受不到,却又正好能让细碎花瓣点点飘落,在空中悠闲的缓缓飘零,连个转都不打一下。




托尼斯塔克嘴角噙着笑看过去,史蒂夫罗杰斯搓了搓手,“我最近一直在忙。”




托尼斯塔克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最近伟大的美国队长确实神神秘秘。




史蒂夫罗杰斯略微带点兴奋的回过头,目光落向他们身后的房屋,“事实上,我买了一块地皮,我最近一直在装修这个房子。”




他停顿了一下,对着瞪大眼睛的托尼斯塔克笑着说道,“如果你愿意,以后这就是我们的房子了。”




看着托尼斯塔克看着他的样子,他有些局促不安,毕竟面前的这个人支票一挥什么样的房子没有,而他现在看到的却是史蒂夫罗杰斯亲手装修制作的,一栋普通的房子,“他还是挺棒的,如果你不看他后面的屋顶,还有刷漆的部分,还没装好的门栏还有厨房的话。”




想了想他又有点泄气的补充了一句,“还有就是没有通电,老实说电路图已经快要把我逼疯了。”




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然后有些紧张的看向托尼斯塔克,托尼斯塔克看着那房子发了会呆,然后冲着史蒂夫罗杰斯一咧嘴,抬起胳膊搭上他肩膀,“欢呼吧,士兵,你现在有这世界上最好的工程师来帮你看电路图了。”




说完,他从美国队长的后背上取下他一直背着的那块盾牌,“你介意我把这个挂到客厅墙上么,我想让那只小鸟来做客的时候一眼就看见.”




“当然不。”史蒂夫罗杰斯大笑着回应道,他凑过去亲吻了恋人的双唇:




“我说了,这是我们的家。”



评论

热度(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