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饥渴做回自己

ShipStony

【TSN/EME】你爱迪斯尼吗?

短信调情太棒!配的图都好好玩哈哈哈哈哈哈😂

胃之星:

简介:仍然假设他们只是演了社交网络这部电影。因为来自疯狂粉丝的比喻,他们有了一场迪斯尼式恋爱,如果Mark确实是只花栗鼠而Eduardo是只鹿。



斑比和Wardo




Mark和蒂蒂(Chip 'n' Dale兄弟里的红鼻子弟弟)




***


一切起源于Mark收到了个粉丝礼物。


“那是什么?”Chris问。Mark夹着那只巧克力棕色的动物进来,然后很显然的,大家都盯着他看。


“一个礼物。”Mark面无表情地说。


“一个蒂蒂!”Dustin大吼,他扑过来,像猎鹰逐兔,他试图把Mark的玩偶抢走。


“我不敢相信你们不知道蒂蒂,迪斯尼明星蒂蒂,狡猾机智的大鼻蒂蒂!无与伦比的松鼠!”


他大喊大叫,而Mark只是后退,后退,他保护那只动物:“花栗鼠,准确地说。”


Chris不得不把Dustin按坐下来:“我大约认出来了……它的眼睛很大,牙也够大,还有颗红鼻子,如果它来自迪斯尼一切就说得通了。我的问题是Mark,你拿着一只迪斯尼动物干什么?”


Mark转过头看着他们:“我说了这是个礼物。”


 




这理所当然不是全部真相,但Mark不会傻到向全世界宣传他得到了一只迪斯尼花栗鼠——除了Eduardo,主要因为Eduardo曾经窘迫地向记者承认,有一些日本粉丝送过他奇怪的饼干。


“在日本她们用那喂鹿,”他说,表情让人想到世界上最悲惨的一些东西,“然后她们就开始喊我斑比并且向我保证我该去演个迪斯尼真人电影。”


那么就是他了,另一个迪斯尼受害者。等到Eduardo来找他对台词的时候,Mark向他展示了自己的渔获。


“我甚至不明白这有什么意义,”Mark沉着脸,”我26岁了,我每天早晨都刮胡子,我想不出哪怕一点点一个成年犹太男性和花栗鼠的相似性。”


他看起来心情糟糕,他看起来就糟透了,Eduardo相当同情地望着他。


“这是个礼物,”他勉力宽慰Mark,”送你礼物只是表达她喜欢你。只是恰好她也喜欢松鼠,于是……”


“我实在看不出我有哪里像这东西。”


这理由完全站不住脚,难道一个人同时喜欢柳橙汁和莱姆弹就会把两者合二为一?如果不幸有个人爱Mark的同时也爱墨西哥蝮蛇,那Mark会得到什么?Eduardo最终放弃了:“就像我想不到自己哪里像只卡通鹿一样。”


他们相对望着,都一脸悲惨,直到Mark下定决心把那只毛茸茸的动物举到自己的脸旁:“那么让我们用排除法解决这个问题。”


Eduardo扬起一条眉毛看着他。


“是这样,让我们把这个问题拆解,我们可以分别比较松鼠和我的相似点和不同点,“Mark解释,“例如松鼠的眼睛是黑色的而我的是蓝色的,于是很显然,说我们的眼睛相像就是胡话。”


“你的耳朵也没有长在头顶。”Eduardo补充。Mark朝他微微一笑。


“谢了,一个有力的论据,“他飞快地说,并且在自己的手机上搜索出斑比鹿的图片,他递给Eduardo,”好了,拿着,让我们来看一看你——“


“我们的眼睛都是棕色的。“Eduardo说。他堪称忧伤地望了一眼那只灵巧地展示着纤细后蹄和尾巴的卡通动物,接着望了一眼Mark。


“但它的眼睛有半个脸那么大,“Mark说,”我很怀疑除了ET和复眼昆虫是否有别的生物能达到这种比例。虽然你们都有长睫毛,并且总是水汪汪的……”


“好吧,如果你换个形容我会更乐意接受。”Eduardo说。而Mark皱眉看着他。


“它们是水汪汪的。”


“什么?”


“你的眼睛,鹿的眼睛,”Mark说,“这可以理解为你的眼球有更高的含水量,或是灯光让你的眼睛更亮,再或者只是你的泪腺更发达,你可以选个解释。”


Mark开始过快地讲话通常就证明他脑子里不合时宜较真的那一个区块上线了,他说:“你常常那样——你专心看什么的时候眼睛就是那样的,你笑起来也会,你想问题的时候,你还那样看我。”


他一定说中了什么,因为Eduardo立刻有点脸红。他张大眼睛望着Mark,然后他意识到,他转开目光,Mark只能看着他泛红的耳根。


“你也没有尖耳朵。”Mark说。


“那是当然的。那么你,你不是个红鼻子。”Eduardo转回来端详那只绒毛松鼠。


“我肯定不是的,除非我处于感冒期间,或在扮演小丑。”


Eduardo做个鬼脸:“我不喜欢小丑。我们为什么要有小丑?


“为了更好地吓唬一些尖叫的小孩子?那很好,反正我也不擅长扮小丑,我没法完美地一边骑独轮车一边抛保龄球瓶,我不擅长抛任何东西。”


“并且你会说些谁都不懂的笑话。”


Eduardo说,Mark喃喃表示同意,他笑了一下:“你猜对了。”


他的笑让Eduardo发现:“你们都有酒窝。”


他把那只毛茸茸的小家伙接过去,他戳了一下鼓起的松鼠脸颊然后举回Mark脸旁:“是真的。”


这是一个巨大的胜利,他的神情堪称骄傲,他用圆鼓鼓软乎乎的迪斯尼松鼠脸蛋推挤Mark的脸,朝他粲然微笑:“看,你们有一个共同点。”


他的笑会对视网膜造成灼伤,对一些心脏还会跳动的人类来说,是一种奇异的压力,Mark必须好好地呼吸一两次,来确认Eduardo这样的笑容并非完全因他而绽开。Mark是说,他可能是对着Mark的松鼠,或者墙纸和门把手和别的什么微笑,毕竟要是Mark会错意,那可就糟糕了。


非常非常糟糕。


他听见自己说:“啊,终于,一个得分。”


“我很棒的,好吗,Mark,”Eduardo做出个表情,意思是即使这不算夸奖,他仍旧欣然接受了,他说,“我最喜欢的童书是《威利在哪儿?》*,我对找东西拿手得要命,就算你把迪斯尼松鼠Mark藏在地幔里,我也能把你掘出来。”


他亲昵地把棕色的动物玩偶搁到膝盖上,Mark决定就算Eduardo立刻开始对那玩偶以他的名字相称也不算奇怪,事情发展到这儿就和从你的同事身上排除第一百个与迪斯尼动物的相似之处脱离关系了,Mark被激起了一点点混合喜爱的好胜心,“那也比不上你,斑比鹿,要知道,你都没有角,我确定公鹿都该有角。”


“那更证明它不是我。”


“我不能确定,它也有个圆鼻头。”Mark说,他是故意的,因为Eduardo立刻警惕起来,他对Mark皱起鼻子:“这报复可不磊落。”


“嗯哼。”Mark用喉音出声,“你刚还说我像只门牙巨大的胖松鼠。”


Eduardo分辩:“那是从好的方面——”


“什么时候被当作花栗鼠都算不上好,”Mark说,“你看,我信任你,让你帮助我重建自信,我尽心尽责地帮助你,而你就这样回报以背叛。”


他用那种Mark式的快速而假装嘲讽的语气说道,完全是假装的凄惨,Eduardo为此而笑了。


“你的门牙是够大的,”他开始为反面论据加码,现在是为了有趣,为了让Mark露出假装受了冒犯的吃惊的竞赛,“当然你的其他牙齿也很大,因此它们才没有突出来。松鼠是种啮齿动物,为了防止你忘了,Mark,你也会磨磨门牙好不让它们长长吗?”


Mark看起来确实吃惊,他倒吸一口凉气。Eduardo没对他这样说话过,Eduardo总是支持他,基本是在保护着他,然而Eduardo像现在这样对Mark笑并且眼里闪着恶作剧的光的时候,Mark意识到他也喜欢这样。


“一记重锤,”Mark说,“那么你,Wardo,它像你一样擅长打理发型,”他重新亮出甜美的迪斯尼鹿,“你们都有漂亮的棕发。”


“见鬼,Mark,你可以顶着鸟窝出门。你没资格批评我的发型。”


“但松鼠并没有鸟窝,”Mark得意洋洋,“我赢。”


Eduardo勉强认同,“2比2。”他说。


而Mark还会乘胜追击:“你确实也很灵巧,”他说,“你会徒手后空翻,你有时蹦来蹦去的,那就是他们为什么想让你去演个动作片。”


“鹿不会后空翻。”Eduardo反驳。


“鹿很灵巧。你们都很灵活就像是,我确定你也能在悬崖上跳跃。”


争论这个很好笑,但他们确实争论了,Eduardo说:“我相信在悬崖上的是山羊。”


“但你们是一样的,你们都有很长的后蹄而且你躲我用东西丢你的时候,你躲雪仗时候的样子,仔细想想,那些说你像斑比的人确实有道理。Eduardo Saverin,向我保证脱掉若你脱掉你的Prada西装不会变出个秘密的迪斯尼动物吧。”


Mark扶住下巴,他绝对是故意用了后蹄这个词,因为Eduardo立刻大笑起来,他们一起大笑着互相望着,Eduardo呛咳着,勉强说:“但你同样——”Mark等着他说出来,但这一切很快被打断了因为Tyler开始敲他们的门,Dustin则大喊着:“Halo!伙计们,Halo!”


Mark大骂:“该死!Dustin,我知道禁酒令对你无效。”Dustin快乐地冲进来,跟着雄壮的Winklevoss兄弟和一大群人,于是Mark被挤到了地毯上,只来得及看清Eduardo把酒窝松鼠塞进沙发坐垫下面。






这比Mark一开始以为的好得多,成为一个迪斯尼动物的人类化身,被人像那样对待,形容成可爱。Mark只是个26岁下巴过长头发过卷还有着不可理喻的激怒人天赋的人类,他不确定他是否真的有成为花栗鼠明星的天分,鉴于他唱歌从没在调上。


他不思考这些,取而代之,在早餐时他给Eduardo发食物照片:“老天,我刚发现你在我的一只盘子底下。”




“很可能是曾有谁给我的猫买过迪斯尼食盆好讨它欢心,”稍后他们见面的时候Mark解释,因为那真是个过于可爱的餐具,一只举起前蹄的斑比在盘底好奇地望着它的朋友,你得把炒蛋吃完才能用叉子戳戳它的短尾巴,“而我的猫不喜欢比它可爱的任何动物。”


他强调可爱,但他实际拍下来的只是昏暗晨光下磨损了的斑比图案。Mark有个无与伦比的拍照技术。






这再次被证明,当Mark再次在生活中撞见突如其来的偶遇,他给Eduardo发送了附图短讯:


Mark:[图片] 你被口水打湿了,恶。


照片上是辆婴儿车的内部情景,一只短毛绒的Eduardo斑比鹿被婴儿车的主人捉在怀里大嚼。这本应是温馨场面,却被Mark拍得仿佛食人生番记录。


“毛骨悚然。”Eduardo回复,全部大写,被啃吃一条腿一定让他深感惊恐。






Mark感觉好极了。Mark发现了在背台词和一条一条重拍和出席公众场合和所有无聊事儿之间的消遣。有一个理论是当你认识某件新事物以后你将发现它以前所未有的频率出现在你的生活里,这对极了,这就是为什么Mark能很快继续对Eduardo发送:




Mark: 这是只凳子。这也是你。


Mark不知道世界上有什么人会觉得做一只像是斑比的凳子是个好主意,哪怕它可爱得要命,但它确实可爱而且让Mark不合常理地想到Eduardo,这联系变得有点可怕了。


Mark:3:0


Eduardo:这不公平,我正在蒙大拿,蒙大拿可没有爱作乱的花栗鼠兄弟。


Mark:你得再努把力,寻找威利小能手。


Eduardo:好吧,好吧。


Eduardo给Mark发了一排emoji表情,那是见鬼和天啊的混合,Mark自己从不用emoji,他觉得那很傻,这确实傻极了。






在周末来临之前,Eduardo勉强发来了——一张自拍,世界上最小号的T恤在他身上紧紧绷着,如果他胸口不是快乐露出大牙的花栗鼠兄弟的话,公正的法官会判定这是一封色情短讯。


Eduardo:要命。所有我能找到的都是儿童尺码。


Eduardo:我还买了一件米奇老鼠的,以备不时之需。


Mark:啮齿类是个过于广阔的范围。


Mark:就是说,米奇不计分。


Mark:3:1


Eduardo:3:1.5,我作出了牺牲,我穿上这件T恤前做了五次俯卧撑。


Mark:深表感动


Eduardo笑起来令人为他的颌骨忧心,Eduardo有非常好看的颧骨和嘴唇和肌肉,他有那种舒展着的肩膀,仿佛一个矫健的罗马少年雕塑,Mark发现自己确实注视着这些。






之后那周很糟,Mark只能发出个从车内拍摄的三两鹿只漫步过高速公路的远景:


Mark:我不明白,你们在巴西也这样乱穿马路吗?


Eduardo隔了一会儿再回复,他首先回答:“让你吃惊了,我还懂得看交通信号灯。”接着谈起深夜目击前车与鹿相撞的情形,“那真是很糟。”


Eduardo:在加拿大会更可怕,那里的我超过六英尺高,还顶着一对巨角,过马路时我会撞死所有人。


Mark:我不确定我会喜欢有角的你。斑比是种非常迷你的鹿,你和驼鹿有些距离。


Eduardo:我还有个品种


Mark:你是一只白尾鹿,身上的白色斑纹说明你没成年


Mark:斑比还是个和平主义者,它让蝴蝶停在它的尾巴上。




Eduardo:我要是长出尾巴,第一件事就是开始穿低腰牛仔裤。


Mark: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吧?


Eduardo:你先让我长出尾巴的。


Mark:打住,停,那非常可怕。






这是变得更好还是更坏了?Mark说不清,他们已经结束了共同拍摄有一段时间了,通常来说,脱离剧组状态后,人们会迅速回到之前的生活中,就是说,因短时间密切共处和进入某个故事的亲密感会退让,它们仍存在于那里,但事情变得尴尬起来,你如何跟对方发个邮件,打个电话说“嗨,好吧,就让我们真的保持联系吧”?当你们甚至不知道对方在哪儿的时候这难极了,但是忽然,这一切变得轻而易举,当Mark每看到一次竖着耳朵踢踏蹄子的动物就想到Eduardo,它们对他变得特别起来,它们都对他变得特别起来。


他不确定Eduardo是否有同感,但Eduardo确实成功捕捉到一只真的花栗鼠,那小东西颊囊塞得鼓鼓的,它就那样鼓起双颊,前爪搭在Eduardo的外带蔬菜汁杯盖上,Eduardo用手托着它。




Eduardo:另一个也有酒窝的你😊


Mark心口涌过一股温暖蒸腾的呼吸,因为Eduardo就是这样神奇,他让Mark的心脏变轻,变得失去重力,变得像在月球学习跳跃,Mark要使劲提醒自己别脱出轨道。






而这难得要命因为有时他们几乎就是在短信调情。Mark在亚洲作短期宣传的时候,他去见识了Eduardo的鹿饼干,然后他发出:




Mark:我也不喜欢日本的你 


因为日本的Eduardo残暴无情的对待了他,好吗?日本的Eduardo根本是饼干狂魔,只要Mark手里有/看起来像是有鹿饼干,它们就能狂追不舍,它们一点也不矜持,就那么疯狂地用嘴和鼻子拱着Mark,Mark面无表情地疯狂逃跑了。


Eduardo:我替另一个大洲的我道歉,复数的我。


Eduardo:那么你喜欢哪里的我?


Mark:九英寸关节可动的,我给侄女买了一个,那个你大约已经被啃掉头了。


Eduardo:恐怖故事。


Eduardo:你也喜欢盘子底的我


Mark:那个你只会吃早餐


Eduardo:那么有一头漂亮棕发在动画片里蹦跶的我


Mark:我不知道,我不记得我是不是看过《小鹿斑比》了。那到底是讲什么的?


Eduardo:我是看过的——四岁的时候。为了回答你我Wiki了一番,这是个忧伤的故事,斑比首先失去了母亲。


Mark:那很可怕


Eduardo:它决心不要陷入恋爱,因为它非常傻,它还有一只兔子和一只臭鼬好朋友,它们一起发誓不要爱上别的什么鹿或者兔子和臭鼬。


Mark:它很傻


Eduardo:它就是。我想它可能非常害怕失败。


Mark:它都没失败过


Eduardo:因为——因为它可能不确定自己会喜欢上谁,因为它可能真的恋爱失败过,在14岁的时候,有个女孩爱上了它半个小时然后为了另一个隔壁学校的男孩甩了它,它要怎么确定对方确实喜欢它?


Mark:这不是Wiki剧情了。


Eduardo:但这也是真的。


Eduardo:还有你弄错了一件事,斑比后来长出了角,它变成了森林之王。


Mark:啊


Eduardo:它也陷入了爱河,它像所有人那样陷入爱河。






Mark不确定是否要回答。他迟疑了一秒钟,然后化妆师就来推着他,把他绑到椅子上并且收拾起他的一头卷发,Mark稍后有个直播。


等他再想起来看手机的时候Eduardo的最后上线时间是四个小时前,他给Mark发送了:


Eduardo:我还是不知道你喜欢哪个我


由于时差,Eduardo应该已经睡了,Mark想他是,Mark可以在电视节目上迅疾无比地喷射出连串嘲讽,Mark的问题是说得太多太快,但在讨论迪斯尼话题时(或者根本不是迪斯尼的错),Mark根本不知道要如何说出恰当的对白。


Mark:懂得看交通信号灯的你,我想


然后他就去睡了,他睡在一张陌生的酒店床上,他把枕头推到床底下因为这样就不会因为高度不合适而肩颈作痛。


马德里早上七点钟的时候,Eduardo回复:没有恐怖大角的我如何?


Mark:会更好


Eduardo:那么因为长尾巴而穿着低腰裤的我


Mark:你说真的?


Mark:停下来


Eduardo:我得确认我在你的喜欢的这一边是占据优势的






这就是短信调情,要不是Eduardo有问题就是Mark的感知力有问题,或者Eduardo就是这样公正无私地向每一个人发射爱意,Mark希望他没有,因为当他发出:那你喜欢哪种迪斯尼花栗鼠?的时候,Eduardo立刻回复了。


Eduardo:所有的。


Eduardo:就算它所有的牙都大得要命,不会骑独轮车也没有红鼻子,还讲不出个好笑话。


Eduardo:只要你们有酒窝。






他给Mark发了张照片,是Mark的粉丝礼物,犀利的迪斯尼明星花栗鼠蒂蒂,正和Edurado一起躲在剧本后面,露出半张脸。


Eduardo:它比我拿手背诵


Mark:那当然了因为它是我


Eduardo:我真希望它是你,虽然它会让我捏它的脸


Eduardo:我想你在这里,在我旁边


Mark应该说他也一样,取而代之,他说:如果我在,我就会敲你的头,你把剧本拿反了。                                      






他们在一个半月后才真的再见面。到那个时候,Mark觉得他们差不多有十年没见过了。颁奖季所有人都亢奋而快乐,而当Eduardo远远看到他时,真正的快乐从他脸上点亮。他们在镁光灯前搂住对方肩膀让记者拍照的时候Eduardo喊他:“你好啊,大牙。”


Mark比较着见到他本人和迪斯尼斑比和偶蹄目真实动物之间的差别,事实上,是完全无法比较的。Eduardo大笑起来当Mark对他喃喃:“好吧,斑比鹿,你也好。”


在他们一起领过奖,在晚宴上熬过寒暄并且最终在Eduardo的地方获得独处空间以后,Mark站在那里,猛然变得不确定起来,他们都还穿着晚礼服和领结,Eduardo的行李箱在他脚边半米处摊开,这太真实了。


Eduardo朝他微笑,他伸手把Mark拉向自己,然后他晒成棕色的颧骨就贴着Mark的了。他低下头握着Mark的肩膀。


他的呼吸里是冒着泡的香槟和雨水味道的古龙水,Eduardo闻起来就像是一场沁凉的雨。他问Mark:“我可以吗?”


见鬼,这不是Mark想象得到的但他首先付诸于行动,他拉住Eduardo的黑色领结,吻了他。


这像是……这不像Mark曾得到的任何东西。他们首先碰了鼻子,因为角度不够正确而互相挤压着脸,他们那样近距离地互相望着,失焦视野里只有扭曲了的笑的眼睛,接着Eduardo托住Mark的下颌,把他们引进一个温暖的啄吻。这不像Mark想象得到的任何东西,这可能就是Mark一直以来想要得到的。


“停止说话。”Mark专横地说。他吻着Eduardo并把手指插进他浓密得可笑的头发里,与此同时Eduardo在对着他的嘴唇低声轻唤。


“Mark,”Eduardo只是说,“Mark。”


“你知道我叫什么。我不是只愚蠢的花栗鼠,”Mark不满地说,他让他们鼻尖相抵,“我不会让你也捏我的脸的。”


“一个毫无道理的宣言,”Eduardo回答,他笑起来并且再吻了Mark一次,“鉴于我是只森林里的斑比鹿,我得和森林里的动物谈恋爱。那就是你,从橡树洞里爬出来的花栗鼠Mark,你好啊。”


他的眼睛是明亮的棕色,他的眼睛里确实有陷入爱河的光,Mark和他互望一直到他们都再次大笑起来。






Mark的钥匙扣上挂着一只小小的金属斑比,它好奇地瞅着着世界,迈动四蹄。要是你和他讨论鹿科动物,他将纠正你的每个错误。因为尽管意想不到,他就是这样爱迪斯尼;因为说到底,每个人都爱迪斯尼;因为真的,真的,有哪一种恋爱故事是迪斯尼没讲过的?









*粉丝送的蒂蒂布偶,比这只可爱十倍!




*威利在那哪儿,Where's Wally?是本在超密集图画里找红条纹衫男孩Wally的儿童游戏书,非常眼花就像这样:




#一切来源于宜家椅子访谈,加菲说日本小姑娘说他像是斑比,他觉得非常窘迫而且不理解。那么如果他们都获得了像迪斯尼动物的赞美……他们各自会怎样反应?于是写了这个故事,迪斯尼当然是最棒的。(谢谢鼠!




#我无耻地从网上偷了些图,但没能成功找到全部,为了帮助理解,Eduardo的迪斯尼T恤是这样的,你们可以想象一下他穿的样子:



被生吃后腿的斑比布偶:



#最后最后,有人有Oflights的LJ旧文存档吗?我来得太迟了结果什么都没有了!请发给我发给我

评论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