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饥渴做回自己

ShipStony

【EM】当你养的小奶猫开始吃醋了

吃醋的Mark太可爱了!!顺便心疼达达哈哈哈哈
抱抱刀妹!

Issac-Foster:

吃了达达的醋于是开始整蛊达达(心疼达达一秒)达达被整蛊后不知情的花朵又开始安慰,于是醋味升级,卷毛钻进被窝开始思考人生哈哈哈顺便给这个小天使加油 @横扫饥渴做回自己


哈佛小基佬日常系列之五


  当附近一个街区的甜品店里贴出情人节活动的海报时,Eduardo才意识到是情人节快要到了。


  他一点也不苦恼,这想法多少都有些欠揍,但不单身这一点必须是值得庆祝的事,再说了,他的对象是Mark。


  Mark.Zuckerberg,刻薄,目中无人,言语讽刺,大多数人对他的印象一定逃不出这三个词,或者现在有thefacebook的粉饰,人们的态度更多的趋向于崇拜和钦佩,但在Eduardo眼里,Mark绝不仅仅只是这样,他天才,优秀,他有一双湛蓝清澈的眼睛和无辜的卷发。


  当他在你怀里安睡时,那种满足会像养了一只撒娇黏人的小奶猫一样难以平复。


  前缀必须是“在你怀里安睡着”,不然一切假设到最后得到的结果都只有Mark的一句“fuck off”。


  尤其是如今他有CEO这重担在身,这句话出现的频率相较以往不知道高了多少,叫人吃惊的是承受这一切的竟无一例外的只有Eduardo一个人。


  Chris安慰他说大概是男友福利,Dustin也说Mark可能是欲擒故纵,哦当然了,Eduardo也很想这样认为,可他们忘了Mark在性爱方面从不掩饰,至于主动权方面就另当别论。


  所以他忍不住和Mark长篇大论了起来——面对Mark时说教就代表底线,但这种教育方式效果不佳,和他大吼大叫的讲道理还不如做爱时轻描淡写的两句更让他印象深刻。


  


  但他还是鬼使神差地买了一盒巧克力。


  一盒。


  所以那盒巧克力的归宿只能是进了Dustin的胃而不是Mark的。谁在乎呢,H33的大半零食都由Dustin终结,巧克力放在Mark那儿说不定也只是积个半年的灰——宅男和浪漫挂不上钩。一串思路下来,那份精心的准备被Dustin抢走吃进肚子到也显得顺理成章。


 


  矛盾就是这样产生的。


 


  Mark敲打键盘的速度不自觉放慢,原本高度集中的注意力此刻大打折扣,让他分心的,自然是身着prada的那个青年。


  看起来像是情人节将至,wardo提前买来巧克力,亲自送到H33,赠送的对象确是Dustin。他还记得他们大冬天相约着穿好短袖短裤去参加派对,并且社交账号总是保持着最密切的联系。


  很有意思。


  Mark最终得出结论。


 


  “你想要来一块吗?”


  Eduardo举着剩下的巧克力向他喊,Dustin也就坐在旁边,烦躁没有由来的支配着Mark的思维,他撇撇嘴丢出一句:“fuck off。”


 


  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似乎都诡异极了。


  Mark放弃了thefacebook的编程,继而把目标转移到Dustin的电脑,他知道那里面躺着一份后者今天就该上交的已完成的作业,找到他对于像Mark这样的黑客来说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事实上,要在“Delete”和“Not delete”之间做出选择也同样简单。


  Delete。


  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Mark还有些回不过神,他活动着手指向后仰去,开始思考这行为的目的,然而最终无果。大脑一片混乱的时候他想到了啤酒,于是他站了起来,僵硬地走向冰箱。


  “Dustin我记得你说过今天要交什么作业。”沙发上的Eduardo突然出声。


  很难得的,Mark手中的开瓶器打了个滑。


 


  所以说凡事必有其因果。Dustin自然发现了作业的消失,这对他来说打击可不小,Mark看着他绝望的样子不由得感到愧疚,但那也只不过是一瞬间,Eduardo早就送来一杯果汁作安慰,并且承诺会协助他重新完成一份。


  彻底打消了他想要坦白的念头。


  要知道,现在的Mark是哈佛校园内的传奇人物,被拟作神,被当成第二个比尔盖茨,撇开这些不谈,就凭着他与身俱来的骄傲,他也绝不会承认自己的异样表现是吃醋。


  绝不。


  “wardo我该怎么感谢你!”Dustin激动的扬起了双臂。


  “哦拜托,我不在的时候你控制住他红牛的摄入量我就谢天谢地了。”Eduardo刻意压低了声音,好在两人在“他”的指代问题上打成了共识,Dustin失望的放下手:“我做不到,他只有你才能管住。”


  身为话题焦点的Mark却愈发别扭起来——从他的角度看去,两个人的举动更像是在说悄悄话,他们并排坐在一起的画面足够刺眼,能营造出这种效果的原因是此时第二盖茨的理智早已和主人告别,所以Mark忽略了wardo和Dustin之间所保持的恰当距离。


  他眨眨眼,强迫自己专注于代码,想法坚定无比,实践却失败至极,想要认真工作的尝试被负面情绪打压的不成样子,小卷毛只能沮丧着脸删去屏幕上毫无质量可言的字母和符号。


  就算是无聊的星期二,没有到10点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封匿名的恐吓邮件就会很有意思。


 


  “你会得到应有的制裁。”


  Dustin盯着屏幕一字一句念出来,虽然对这封邮件毫无头绪,但他还是叫来了Eduardo:“wardo你来看这个,看起来像是有人想威胁我。”


  “你得罪了人吗?”他说着凑近屏幕,那让Mark不住的紧张,脸上的肌肉被绷得紧紧的,看着就像一只受了惊的松鼠。


  “当然没有,但这语气像是个想恶作剧的小孩。”


  “得了吧,这里是哈佛。”Eduardo笑着反驳,接着回过头冲Mark喊:“Mark你能查到这个人的IP地址吗?”


  Dustin得到某种暗示,转身行动了起来,而Mark却陷入了沉默,他赌气似的不做任何回应,一心一意和电脑较劲,就是脸鼓得厉害。


  “Mark?你在想什么?”


  “我在不会帮Dustin干那种蠢事。”


  像是一半心虚一半失望,他最后看了Eduardo一眼,随即转身爬上自己的床,被子拉过头顶,严严实实的裹住了那一头卷毛,从外面来看就是隆着的一个大包。


  Eduardo难以理解的皱皱眉,他决定要和Mark认真的谈一谈,所有的迹象都表明他们需要谈一谈。可笑的是这想法也最终破产,Dustin在最后一秒拉住了Eduardo,理由是他成功地找到了发件人的地址。


  “老兄你不会相信的,”他摇摇头,声音中还透露着惊恐,“It’Mark。”


 


  的确是叫人意外,但好歹是知道了他奇怪行为的原因:Dustin的作业不是凭空消失,匿名邮件也是另有来头,归根结底就是......


  Mark在吃醋。


  Eduardo勉强收起脸上的笑,不顾Mark的挣扎把他连人带被子的拢到怀里:“我都不知道你还有早睡的时候。”


  回答他的是从怀里传出来的一声闷闷的“fuck off”。


  哦好吧,这个也变得不难接受了。


  “如果你非要这样的话,我就只能吻你了。”他说,然后准确判断出了一层被料后Mark嘴唇的位置,就那样吻了下去,后者十分天真的将自己脸上烫人的温度归结于环境的缺氧。


  而Dustin就没那么好过了,被恶意删掉的作业还没能完成,更可怕的是还要面对房间另一头的那对情侣。恋爱的力量不容小觑,他怎么也想不到Mark这样的人会躲进被窝生闷气,这行为放在孩子身上倒是司空见惯,不过,谁知道呢。


就是一点闲话(可以不看)


  之前有个妹子催更了鸵鸟政策(受宠若惊)还表达了害怕我弃坑的担忧,嗯...一直给自己的定义是个小透明,只会甜饼,不会画画不会其他,可对待EM是执念,绝不会轻易放弃某个脑洞,但,我是一条高三狗(哭到打嗝)时不时的一发甜饼和发誓不弃坑是我能给那些为数不多期待着的小天使的最大的承诺了,有人认可真的很感谢,我也发誓毕业以后全身心为EM出一点绵薄之力,真的很感谢大家。(鞠躬)


  

评论(3)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