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饥渴做回自己

ShipStony

【EM】The Rain And The Thunder

脑补一下这种画面真是既温馨又甜蜜

Kayais:

标题:The Rain And The Thunder
原作:社交网络 / The Social Network
配对:Eduardo Saverin / Mark Zuckerberg
分级:PG-13
梗概:雨后小故事(不是
警示:有Mark害怕雷声的私设

正文:

天气预报说今天会有暴雨,但显然现在的雨并没有预报说的那样严重——不过,如果他们认为这种打把伞就能解决的雨是暴雨的话,那也没办法了。

“Mark你说过我回来会看到披萨的!”Dustin一直重复着这句话,以至于Mark根本没办法安心编程。

“我不记得我有这么说过。”Mark背对着Dustin翻了个白眼,试图把注意力压回在黑屏上的一条条代码。

“你现在给我一份披萨也还不算太晚。”Dustin躺在床上,无赖地瞪着腿。

“不。”Mark干脆了断,全然无视Dustin的无理取闹和Chris在书后头向他发射的怜悯的眼神。

“反正Wardo都去帮你买红牛了,你现在打个电话给他让他带披萨也是可以的。”Dustin在说完这句话后便不停地重复“Mark,求你了”,完全把Mark尚未集合完毕的注意力重新打散。

Mark转过转椅,看着Dustin,大大地毫不留情地翻了个白眼,然后一个词一个词地蹦,“Wardo,不是,我们的,仆人。”

“可是他帮你带饭,帮你买红牛,帮你收拾你的狗窝,带你去社交好让你不要腐烂在电脑前,提醒你睡觉,提醒你吃饭……”Dustin终于在注意到Mark黑下来的脸后停止了自己越来越得意的列举,“总之,他简直像你妈。”

Mark不打算和Dustin争论了,扭过座椅重新把手搭上键盘。

“所以我没有披萨了是吗?”

“是的。”

“Mar——”

“住嘴。”

Dustin不开心地重新倒回了被子中,把脸塞在被窝里有意让Mark听到地哼哼唧唧着。

Mark的欢快的时光——我是说,编程的时光——没能持续多久,一通来自Eduardo的电话打断了他和代码的幽会。

“嘿,Mark,你能下楼帮我开个门吗?”电话里Eduardo的声音夹杂着噪音,听起来像是过大的雨声。

“我记得你有门卡?”Mark用肩膀和耳朵夹着手机,心不在焉地回应着Eduardo,双手依旧努力地和代码纠缠。

“我想我可能在掏东西的时候把它弄掉了,我哪里都找不到它,我——天哪,看在上帝的份上,你能下来给我开个门吗?”Eduardo听起来有点气急败坏,似乎他知道了Mark甚至没有在认真听他说话。

Mark皱起了眉头,头也不回地冲Dustin喊道:“Dustin,下楼去帮Wardo开个门。”

Dustin纹丝不动,依旧把脸塞在被子里,嘟囔着“No pizza, no work.”。而当Mark把目光转向Chris的位置的时候,那里只剩下乱卷的被子和一本书了。

Mark不开心地抿直了嘴,保存好了代码后把脚踹进人字拖里,对着手机喊了一句“等等”后便把它塞进了帽衫口袋里。

当Mark把门打开的时候,外头的风夹着雨砸到了他的脸上,一瞬间他理解了天气预报里的“暴雨”是什么意思。

Eduardo手里提着一大袋红牛和其他的东西,浑身湿哒哒的,昂贵的Prada外套被雨完全淋湿了,看起来脏兮兮的。原本用发胶一丝不苟地整理好的头发此时被雨打湿,服帖但狼狈地挨着他的额头。

“嘿,”Eduardo抬起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然后侧身走进相对温暖的室内,把那一袋湿乎乎的东西交给Mark,“你的红牛。还有我记得Dustin上次说想吃披萨,就给他买了个速食的。”

Mark点了点头,踩着人字拖又啪嗒啪嗒地上楼了,身后跟着的Eduardo一边把湿乎乎的头发抹到一边,一边把因为雨水贴在身上的衣物扯开。

Dustin在看到两人开门的动静后,从被窝里探出头,用幽怨的眼神看向Eduardo——当然这个眼神在Eduardo问出“Dustin你想吃点披萨吗”这句话的时候就彻底被丢弃了。

“介意我在你们这里洗个澡吗?”Eduardo脱掉湿乎乎的外套,一边看向H33的所有住户。

Dustin开心地啃着刚从微波炉里拿出来的披萨,一边吃一边用力地摇着头。Mark,显然,只要不打断他编码,Eduardo就是在这里踢踏舞都行——前提,要无声,哈。Chris,直到现在还是不见他人影。

“所以……谁能借我件衣服?”Eduardo站在宿舍中央,强忍着湿乎乎的衣物给他带来的不适。

“我可以给你一次性内裤,”Dustin抢先回答了他的恩人的问题,“但是你不会想穿我的衣服的,昨晚我喝太多往里头丢了一件有呕吐物的衣服,现在我整个衣柜都是那个味儿。”

Eduardo眯起眼,露出“噫”的表情,然后接过Dustin丢过来的一次性内裤,说了句“谢谢”。

“嘿,Mark,”Eduardo走到Mark身旁,坐在桌子上,纯粹是为了看到Mark的反应——他才不会蠢到认为Mark会看他,“那你能借我一件衣服吗?”

“自己随便拿一件。”Mark脸眼睛都没有从屏幕上挪开过,飞快地丢下一句后便完全无视了Eduardo。

Eduardo“噢”了一声,挑挑眉,走到Mark的帽衫堆里随便扯了一件——毕竟,它们长得都差不多。




等Eduardo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Mark依然在敲键盘,而Dustin解决了他的披萨,满足地躺在床上。

窗外的雨依然残暴地下着,并且有逐渐变大的趋势,如果真像天气预报说的,那他们将经历一个多年难遇的大型暴风雨。

Eduardo擦着头,一边闻着擅自钻到他鼻腔里的衣服的味道。Mark的帽衫上有股好闻的味道,他不得不承认他喜欢那上头的味道。

Eduardo没穿裤子——这怪不得他,帽衫已经是他的底线了,他是在没办法想象自己穿着Mark那皱巴巴的大短裤的样子。于是Dustin躺在床上,嘴边还沾着披萨渣,嚷嚷着羡慕Eduardo的身材。

Eduardo刚坐下来,窗外便突然猛地乍亮,过了一会儿便是炸开的雷声。这一声雷简直像是把积累了好几年的怒气释放了出来,不得不说它甚至有点吓到Eduardo。

等Eduardo注意到Mark敲打键盘的动作因为雷声而停下来的时候,是第二次差不多等级的雷声炸开的时候。Mark不受控制地弹了弹肩膀,双手的动作瞬间停止了,过了一会儿才悄无声息地重新开始敲打。

“Mark?”Eduardo担心地喊了他一声。

“什么?”

单从Mark回应了他这一点看来,Eduardo就知道Mark并没有全心投入编程中——要是平常,不坐到他面前他是不会发现你的。

“你还好吗?”

“我很好,我当然很好。”Mark转过头来,一脸奇怪地看向Eduardo,“Wardo,你这个问题很蠢。”

显然Mark的脸色有点不好,Eduardo总能在Mark的这方面轻易辨别他的状态。

“你怕雷?”

“你在说什么蠢话?”

这个谎言在几秒后就不攻自破了,又一声巨雷显然让Mark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非常难看。

“嘿,你怕雷,对吗?”Eduardo担心地走到Mark身边,按着Mark的肩膀给他按摩,“没事的,你知道,是有些人,天生就怕雷声……”

“我不怕雷,我不。”Mark固执地嘴硬着,但僵硬的肩膀让他的这句话一点可信度都没有。

“Mark,Mark,”Eduardo伸手握住了Mark的手,把它们从键盘上拖下来,“我们休息一会儿?”

Mark没有说话,看起来不太情愿地跟着Eduardo坐在了床上。

Dustin在冰箱翻了半天之后又开始凄凄哀哀地抱怨Eduardo没有买啤酒,然后就说着“我去找Jeff要啤酒喝”走出了宿舍。

“放松,Mark,没事的。”Eduardo伸手揽住Mark,抓着他的肩膀晃了晃,看着他死死盯着地板的眼睛,像哄孩子一样。

“Wardo,我说了,我没事。”Mark皱着眉头,但没有拒绝Eduardo这个比平时更久的触碰。

“好吧,你没事。”Eduardo点了点头,拍了拍Mark的肩膀,“那你也该睡会儿,让我猜猜,你昨晚通宵了吧?”

Mark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但一声不吭。

“所以,现在,Mark,盖上被子,躺下。”Eduardo掀开被子,拍了拍床,看着不太高兴的Mark。

“Wardo,没必要,我现在可以继续编程。”Mark坐在床边,纹丝不动。

“Mark——”

“Wardo,我不用。”

“MARK!”

Mark瘪着嘴,心不甘情不愿地把自己塞进了被窝里,再心不甘情不愿地闭上眼睛。

Eduardo坐在床边看着Mark,确保他真的是在进行人类必需的睡眠。

窗外的雨依然下得很大,不时有远方的雷声闷响。

Mark看起来很紧张,Eduardo除了揉揉他的肩膀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

这样尴尬的状态直到某一个突然炸开的雷声才突然扭转,Mark小声地从被窝里发出一声“Wardo”。假如这一声“Wardo”没有被Eduardo听到的话,Mark估计会就这样硬扛到暴风雨结束。

”什么?“Eduardo依然把手搭在Mark肩膀上,只是把在宿舍里乱飘的眼神收回来放在了Mark紧闭着双眼的脸上。

Mark没有说话,只是尴尬地清了清喉咙。

Eduardo突然领悟,小小地噢了一声,然后小声地发问:”你是想要我……“

”嗯,对,所以,快点。“Mark打断了Eduardo的发问,急躁地说着。

Eduardo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蹭进了被窝里,挨着Mark躺了下来。他把手伸到Mark背后,虚虚地搂着,然后问道:“你介意吗?”

Mark没有说话,只是很轻微地哼了一声。

Eduardo搂住Mark,把鼻尖埋在他卷曲的头发里,那里有一股意外好闻的洗发水味。手掌隔着柔软轻薄的布料感受着有点偏瘦的体格,大拇指不自觉地绕着那块肩胛骨打着转。

Eduardo能感受到Mark的肩膀在逐渐放松下来,这给他带来的愉悦感抵消掉了Mark冰凉的脚挨在他小腿上的不适感。

一切都很好,Mark看起来就快睡着了,直到又一声很不适时的雷声响起。Eduardo现在对这个多年难遇的暴风雨感到非常恼火——但能怎么样呢?去找它理论吗?嘿,你不应该在有人睡觉的时候打雷,这样是不对的。

雷声响起的一瞬间Mark立马下意识地往Eduardo怀里躲,尽管他抿着嘴唇,眉头紧皱着,看起来非常不开心的样子,那也不能否认现在他和Eduardo抱在一起的姿势更加暧昧了。

Eduardo没有动,只是悄悄地享受着抱住Mark的舒适的手感,把自己的头挨在Mark头上。隔了一会儿,Eduardo打算换个地方搁置他的脑袋,于是在变换位置的过程中他的嘴唇蹭到了原本就挨得很近的Mark的额头。

Mark整个身子僵了一下,他的一切变化在Eduardo手掌下都显得不能够再明显。

Eduardo为这个小意外突然心脏跳得飞快,他也说不好这是因为尴尬还是些什么。

但这却意外激起了他想亲Mark的念头——你知道的,亲吻总是一件让人迷恋的东西,不论是对谁。

他知道自己不该这么做——Mark一向不太喜欢别人太过于亲密地触碰他,现状已经是借由雷声发生的奇迹了——但他就是,难以克制自己,你能理解吧?你最好的朋友,你喜欢他,敬佩他,喜欢他。

他又再次假装不经意地把嘴唇贴上Mark的额头,就那么一瞬间,然后立马像是做贼一样挪开。Mark有些焦虑地动了动身子,但依然没有对此发出任何的言论。

Eduardo开始进行第三次尝试,他把嘴唇贴上了Mark的眉头,这次他尽可能地让这个吻变得微妙,处于有意和无意之间,这是个精明的做法,他接下来的行动完全取决于Mark给他的反应,他给自己留了个台阶。

Mark依然没有吱声,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僵直身子。Eduardo认为很快他就会因为心跳过快而猝死,但他没办法阻止自己继续下一步。

他把搭在Mark背后的手伸到了他的脖子上,缓缓地揉着,然后轻轻地吻了一下Mark的眼睑——没有反应,但Mark的呼吸显然不那么平稳了。

Eduardo注意到自己无声地笑了起来——是的,他很开心,他当然很开心,他怎么能不开心呢?

他再度吻上Mark的鼻尖,放肆地吻着他的脸颊,他的嘴角,他的耳廓,他的下巴,他的眉毛,发出羞耻又无法无视的啾啾声。

Mark的脸开始发热并且晕红了一片。他任由Eduardo吻着,执意闭着眼睛不肯睁开。Eduardo想如果这不会太毁气氛的话,他真想现在就大笑起来——他是在是太开心了。

“Mark——”他用软糯的声音叫了一声,声音里是掩盖不了的笑意,“你,噢——”

Mark终于睁开了眼睛,带着一丝愠意看着Eduardo,这显然是他用来掩饰害羞的一种反应。现在他那双眼睛比平时更蓝了,Eduardo说不准这是他的自带滤镜还是事实如此,总之现在的Mark看起来简直不能更好。

他把嘴唇试探着贴上了Mark的,来了个真正意义上的浅尝辄止的吻。那只搭在脖子上的手向上挪,托住了Mark的耳朵。

Mark再次闭上了眼睛,紧皱着眉头,满脸通红,就连耳廓也红通通的。但Eduardo并不想嘲笑Mark,因为他想自己大概也是差不多的。

他用鼻尖去蹭了蹭Mark的鼻尖,然后吸了一口气,享受着和Mark共享的空气,再把自己的唇贴上Mark的。这次这个吻就没那么节制了, Eduardo放任自己的嘴唇遵从本性地和Mark的交缠,放任自己的舌头下意识地从Mark的齿间伸入,然后缠上Mark有点紧张的舌头。

亲吻时发出的啾啾声成了这间房间里唯一的声响,再就是窗外依旧残暴的雨声和那些开始被Eduardo和Mark忽视的雷声了。

Mark不自觉地把手也搭在了Eduardo 肩膀上,嘴中发出了小小地哼声。

等两个人终于舍得结束这个吻之后,Eduardo看着Mark小心翼翼地睁开的眼睛和一脸的强装淡定,软软地笑了起来,又在Mark红透了的脸上啄了一口。

“你困了吗?”Eduardo笑着,眼睛夸张地眯成了一条缝。

“我想,可能,也许。”Mark把视线安放在Eduardo的鼻子上,避免去看那双温柔都溢出来了的眼睛。

“那睡吧。”Eduardo搂紧了Mark,开心得像个得了玩具的小孩,然后把自己的额头抵上Mark的额头。

窗外的雨好像小了,雷声也少了。

END

评论

热度(75)

  1. 横扫饥渴做回自己KAYAIS 转载了此文字
    脑补一下这种画面真是既温馨又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