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饥渴做回自己

ShipStony

Candid love

OOC一发完 盾盾失忆向
有轻微寡鹰cp 避雷请注意🐸

——————————

托尼被警报惊醒的时候才发现大厦外已被夜色笼罩,风卷着乌云遮住了月亮,而城市的霓虹灯依旧不知疲倦地涌动。贾维斯贴心地实时调节着室温,但饶是如此,他还是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他让贾维斯调出警报来源,娜塔莎整装待发的利落身影出现在虚拟屏上。“刚下达的任务,不过是个轻松活。”她语速飞快,未等托尼开口就又匆匆说道:“带上队长。”

托尼含糊地发出一个鼻音算是回答。他扔下手中沾了口水的图纸,看了眼蜷缩在角落里酣睡的史蒂夫,心里莫名的有些愧疚。他也许该花点时间陪陪现在这个大男孩,而不是一头扎进数据中。毕竟,于他而言,这也许是毕生唯一一次和史蒂夫保持这样坦诚的距离。

“史蒂夫。”托尼推了推他。

史蒂夫倏地睁开眼睛,本能般双臂交叉竖在胸前,摆出一副防御的姿势。但他紧接着看清了眼前的棕色眼睛,便松了口气,又略显紧张地问道:“我吵到你了,托尼?”

“完全没有,你安静得像一只大型金毛。”托尼耸了耸肩,递给他一件格子外套,“紧急状况,跟我走。”

*

大概是反派们和复仇者们都要忙着工作,他们很快就有了一个新的任务,然而这次情况却不同往常,他们的队长——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失忆了。

托尼把盔甲的掌控权交给了贾维斯,他心里捏着一把汗,他比谁都清楚这个队伍不能没有指挥,更清楚史蒂夫现在这个状态顶多是个体能稍微好点儿的普通人。他不想让史蒂夫冒这个风险。不过比起这些,他还需要考虑的是对付尼克•弗瑞——想要瞒过他那只锐利的独眼可不是一件轻松事。

“娜塔莎,我想弗瑞的眼睛还不至于什么都能看到?”托尼递过一杯红酒,他没有挑明,显然对方能听懂他的意思。

“我很清楚他知道这件事后的后果。但你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吗?”女特工闻言半侧着身,没有接过透明高脚杯,甚至没有给予他一个正面的眼神,一针见血道。

“当然。”

娜塔莎勾勾嘴角算是一笑,转身打算离开。“你回答得过于快了。”

“因为我不会拿史蒂夫开玩笑。”托尼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他心里的失望与愤怒压过了手臂的酸沉,他想过说服娜塔莎也许要费上些许口舌,而最后她可能会帮忙,当然也可能拒绝,但他没想到她这么果断地拒绝。他不相信“朋友”对她而言只是手边可以随时丢弃的工具,即使她不信任他,但至少她该帮帮史蒂夫?

娜塔莎停下动作,接过酒杯仰头一饮而尽。她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托尼,“我没想过告诉弗瑞,不管你是否相信。”后者很好地抑住了情绪的波动,不过被她一眼看穿。“毕竟这样正直的甜心可不多见。”

“你抢了我的词,娜塔莎•罗曼诺夫小姐。”托尼皮笑肉不笑地盯着她手中的玻璃杯。“不过好在我是一个大度的人。”

托尼明白她这是同意保密了,但他仍心里有点没底,当然,他不会表现出来。他在公共频道有一搭没一搭地开着玩笑,得到的只有克林特的嘲讽。他突然怀念起美国队长老套的管教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他暗骂着。

他切到和史蒂夫的私人频道,打趣道:“是不是感觉到胃里有蝴蝶在飞?”

“还好。”史蒂夫的声音带着雀跃,仿佛他们是去集体秋游而不是去拯救纽约。“你指挥,我服从。”

“你只要重复我的话就好了。肥啾学舌——你懂吧?”

*

战斗结束,后勤队伍开始清扫战场,虽然不至于硝烟四散,但也是一片狼藉。

弗瑞站在建筑物废墟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托尼:“我觉得队长今天不在状态,他出现了八次失误。”

“是嘛?那大概是我们昨天晚上过于疯狂...”

“我不想知道你们昨天晚上做了什么。我只关注一点: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我可以保证。”托尼一副诚恳动人的模样,“不过那真是一个令人回味无穷的夜晚......”

弗瑞有些烦躁地挥了挥手,他没有完全相信托尼的那一套。“别跟我炫耀,我会去找罗曼诺夫特工了解的,如果我想知道的话。”

“请便。”托尼的嘴角勾起弧度,顺便冲他眨了眨眼睛。

他盯着弗瑞登上昆式战斗机,紧握到关节发白的拳头才慢慢松开。他从没感到这么疲惫过,也许是年龄放大了他的感觉,他长舒一口气,有些自嘲地想着。但总算是结束了。

托尼凝视着来来往往忙碌的工作人员,他们橙色的工作服几乎被尘土覆盖了本色,每个人在面具下的神情甚至都保持着高度一致:认真、严肃,似乎世上没什么能打扰到他们的工作。他享受着战后短暂的平静,第一次从心底冒出一丝由衷的敬意,即使他自己也没有感受到。

“托尼。”

熟悉的声音响过耳畔,托尼不假思索转脸想要回应,却险些一头撞上史蒂夫坚实的胸膛。史蒂夫扶住了他,在夜色中他仍能清晰看到史蒂夫微微皱起眉头,似乎在无言地责怪自己的莽撞。

“你恢复——”托尼忍不住脱口而出,几乎是同时他立刻反应过来,咬住舌头。面对不管是在平日里还是在睡梦中都至少见过一万次的谙习的表情,他一瞬间竟以为他的史蒂夫回来了。

“什么?”史蒂夫伸臂一揽,把托尼圈在怀中。“是什么让你看得入了迷,托尼?”他喟叹一声,把头埋在托尼的颈窝,脸颊紧贴着冰凉的铁甲,不过他丝毫不在乎似的。他有点语无伦次,声音闷闷的:“刚刚好几次我都以为你要被那些恶心的东西击中了,你的动作太快,而我反应太迟钝,我想要阻止你,而事实上我没那个权力……”

“不,你有。”托尼拍拍男孩宽厚的后背,隔着盔甲他无法感受到对方的温度,这使得他急切地想要甩掉身上的钢铁桎梏,史蒂夫略显粗重的呼吸洒在他的裸露的颈测侧,仿佛小奶猫用肉垫一下下蹭着他的心。“所有人都知道的,我只听你的话。”虽然是被迫要求。“我想你抱着一个铁家伙并不舒服,嗯?”

史蒂夫赧然地笑了笑,他后退一步,端视着托尼故作镇定地走出金红盔甲,张开手臂等着他的拥抱。

“托尼,”史蒂夫上前与他相拥,深深地凝视着托尼的眼睛,而托尼也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他没来由地心脏一阵乱跳。

“我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托尼一诧,露出些许欣喜激动的表情,“你想到了什么?你的记忆在自动恢复?这种情况我以前从没见到过,噢史蒂夫,我是说——”

“我是说,我爱你。”史蒂夫低头径直堵住了托尼的喋喋不休——用他的嘴唇。

唇瓣相接的干燥柔软触感直击他的所有感官,托尼毫无防备地被迫闭上了嘴,他僵住了,甚至感受不到自己的四肢。他似乎连呼吸都变得艰难,更别说他想推开史蒂夫。

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托尼发现自己的大脑还能思考,这是现在唯一一件好事,他想。

“操你的史蒂夫•罗杰斯!”托尼恍惚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抬眼看见史蒂夫被推出一步之外,他看不清史蒂夫的眉眼,但他可以想象到他一定失望透了,说不定还有愤怒。

托尼一个激灵,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行为,还没来得及后悔,就又被勾进了一个有力的怀抱中。“罗杰斯?你说过我叫史蒂夫•斯塔克。”史蒂夫半恼羞半困惑地盯着他。

托尼讪讪地觑着史蒂夫鼻梁上的小驼峰,他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呃,我忘了告诉你,你叫史蒂夫•罗杰斯•斯塔克,那是你的中间名。”

托尼快速抢过话头截断他的踌躇,“你能不能先放开我?我想你亲错了人,你应该把它留给莎仁还是莎伦小姐,反正,不、是、我。”

“不,托尼。我忘记了一切,但这具身体不会忘记。就像条件反射,当我见到你时它就在不停地叫嚣。”

托尼有点想笑,他想说一派胡言,但看着盛满星光的晶蓝色眼睛,他不禁放轻了语气:“它在叫嚣什么?”

“它说:'你不该忘掉的。你爱他。'我问:'他是谁?'它却说不出名字。”

“直到我看见了你,托尼。”

“我想,就,用最坦诚的方式。”

“这也许是唯一的机会了,我不知道明天又会发生什么。所以我不奢求你的回应,只希望你能感受到这种坦诚的……”

“爱。”托尼的眼角漾开细纹,他甚至想如果时间停留在这一刻该多好,就让史蒂夫保持现在这样。

“现在回去说不定等做完手术你还能赶上午夜派对。”托尼勉强地维持着微笑。他会永远记住那个吻,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毕竟,黑夜终将退去,而梦终将醒来。

*

“别紧张。”史蒂夫笑眯眯地冲托尼挥了挥拳头,托尼看见他两颊浮现出浅浅的酒窝。

为什么他以前没有察觉呢?

*

曙光大亮,史蒂夫睁开酸涩的眼睛,一眼看到了他的朋友们。班纳、克林特、娜塔莎、托尔,他依次念出了他们的名字,“你们在干什么?”

克林特率先反应过来,随即笑着递上一块小甜饼,史蒂夫委婉地拒绝了他;班纳博士温言向他解释了一切,他报以一个感激的微笑;娜塔莎似乎松了口气,而托尔直接走过来给了他一个结实的拥抱。

“托尼一会儿过来,队长。”细心的女特工在史蒂夫开口之前回答道。

“谢谢,娜塔莎。”史蒂夫有点惊讶,他已经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着急,至少他不想被一眼看穿。

一道慵懒随意的声线几乎随着他的话音同时响起,“你终于睡醒了?”

史蒂夫循声望去,托尼半倚着门框,手里还握着一杯咖啡。他之所以笃定那是咖啡,大概是因为这种苦涩醇香的气味已经贴上了“托尼”的标签,故作内敛,实则早已恣意张扬地萦绕着他的鼻息。

“班纳博士已经告诉了我,我...希望我没做什么傻事。”史蒂夫把目光落在椅背边脏兮兮的制服上。

“算了吧,你做的傻事还少吗?”托尼冷哼一声。

“我很抱歉我忘记了你……你们。”

史蒂夫捏了捏鼻梁,他这才发现其他人都已经离开了房间,似乎在为他们留出大片刻意的静谧。

“你大可不必,队长。”

“托尼。”史蒂夫示意他靠近,然后递给他一把铜黄色的小钥匙。托尼不明所以,但仍接了过来。“这钥匙和你是一个年代的?它看上去能被收藏进博物馆。”

史蒂夫没有搭腔,他少见地犹豫了半秒:“是我房间书桌抽屉的钥匙。”

“你的抽屉?”托尼皱眉道,“你最好别告诉我你有什么特殊的老年人怪癖,喜欢在抽屉里藏些惊世骇俗的玩意儿。”

“托尼!”史蒂夫低喝一声,然而如果不是注意到他通红的耳尖的话,托尼也许真的以为他生气了,所以他故意凑到史蒂夫的耳边,不无暧昧地舔了舔下唇,“嘿,真叫我说中了?”

史蒂夫稍稍侧过脸,以便直视着托尼。他的表情过于严肃和僵硬,托尼不由得一怔,但他没有忽视史蒂夫红的几欲滴血的耳朵,于是他立刻换上一副调笑的神情。

“我担心我会再次忘记你,而且没有这次这么幸运。”史蒂夫的睫毛颤了颤,他不愿流露出太多情感。

“但我最担心的是我会忘掉……”史蒂夫越说到后面声音越小。

“什么?”

史蒂夫沉默了一会儿,这十几秒仿佛有十几个世纪那么长。托尼不得不提高音量又问了一遍。

“我爱你。”史蒂夫深吸一口气,咬字清晰道。当他说完这简单的三个单词时,他凛然而用力地凝视着托尼,宛若要将他的轮廓烙印在眼底。无论如何,他总算迈出了这一步,他已经在军营里战场上迈出了那么多的第一步,这意味着,他不后悔,也勇于承担后果。

托尼感觉自己有点耳鸣,这一刻他引以为豪的过硬的心理素质把他钉在原地,以至于他没有让一些胡言乱语滚出嘴边:布鲁斯的手术失败了?我想你现在不是失忆而是记忆紊乱,还是说你对每个人都讲过一遍?

“我同意。”话一出口托尼就恨不能咬断舌头。史蒂夫不是在征求你的同意,你又把这一切搞砸了。

“谢谢。”然而史蒂夫显然把这当成了他的肯定回应。“我知道你大多数时候不那么坦诚。”

“至少现在,”托尼想,“我敢坦诚地面对自己,或许说句'我爱你'没那么难。”

最终恋人们在晨光中相拥,暖意模糊了他们之间的缝隙,只有微风能听得见他们的呢喃。

“欢迎回来,史蒂夫。”

“还有,我爱你。”


The End

——————————

也许会有彩蛋.....😁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