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饥渴做回自己

ShipStony

<Accompany> Part1 — Part 4

Part1

已是仲夏时节,清晨的空气却仍是湿漉漉带着水汽,但很快阳光由熹微变得热辣起来,天彻底亮了。

托尼•斯塔克在自己的房间做着伸展身体的运动,顺手接过了贾维斯适时递来的一杯温水。他晃晃脑袋,试图甩掉酒精带给大脑的迟钝感。

“Sir,早上好。佩珀小姐她……”

“她什么时候走的?”托尼闭了闭眼。

“今天早晨四点钟。”

托尼理了理乱蓬蓬的头发,余光瞥到空空如也的床头柜,上面甚至连一张写着“Bye Tony.”的便笺纸都没有。不同于往日夜宴后床铺的凌乱,纯白色床单上只有一些微凹的褶痕,阳光流泻一地,明晃晃地刺眼。

“这是什么?”他半晌才回过神来嚷嚷道,透明的玻璃杯上映出一双瞪着的大眼,“Jar,换成咖啡。”

“抱歉,sir。Captain说早晨喝咖啡对身体损伤很大。温水一杯,精神百倍。”

“得了吧,这听起来就像是四十年代的海报广告词...等等,史蒂夫?!他现在不是应该在布鲁克林晨跑吗?”他后知后觉地皱起眉,胸腔里的东西不受控制的漏跳了一拍。这一定是酒精还没消退带来的副作用,托尼想。

贾维斯的机械臂晃了晃,看起来像是一个耸肩的动作:“这是佩珀小姐的请求。而且,您可能忘记了您曾经给过Captain大厦的出入权限。”

托尼妥协似的抱臂靠在门边,睫毛的翳影遮住了他瞳孔一瞬间的失焦。“好吧,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去打个招呼,顺便邀请他共进早餐?唔,我猜他在健身房。”

“事实上,sir,他在厨房。”

托尼失笑:“怪不得全世界的姑娘都疯狂地迷恋着美国队长。”

*

“哇哦”托尼用力地吸着鼻子,毫不掩饰地看着史蒂夫面前的蔬菜沙拉和水果粥。

“要来点吗?”史蒂夫微笑地看着托尼夸张的动作。

“一碗粥就可以了。”托尼拉开椅子坐下,举勺认真品尝后砸咂嘴,“它比我想象得还要再美味一点儿。”

其实只是寻常人家都会做的白粥,无非又点缀了些时令鲜果,但或许是酒精的微醺使食欲变得敏感,亦或许是对于他这样不注重饮食习惯和规律的人来说,弥为珍贵的平淡才是一种慰藉。

“谢谢。”史蒂夫欲言又止。

“啊,你可以熟悉一下大厦。有问题随时喊贾维斯...还是直接过来找我吧,记得敲门。”

史蒂夫眉间凝着一缕担忧,但他没有开口,只是点了点头,看着托尼潇洒地转身信步离开。他已从波茨小姐那里了解到托尼和她之间的问题,美国队长式说教不适合托尼,托尼现在需要真心实地的战友情暂时填补爱情的空窗期,史蒂夫思忖着。他有自己的打算。

Part2

经过了相安无事的第一天,托尼的神经稍稍松弛,史蒂夫是个安静且自律性极强的人,除了通过贾维斯提醒托尼按时进餐和休息外,他都在几近苛刻地执行着自己的体能训练,没有来打扰过托尼。

但托尼心里始终憋着一口气,他们需要认真谈谈。他决定午餐时就告诉史蒂夫:如果史蒂夫认为托尼现在是个脆弱的可怜虫,需要充满人性光辉的美国队长的安慰的话,其实大可不必。虽然他由衷地感激童年时期史蒂夫带给他的榜样力量,但他现在已经成年,他只是需要时间让伤口自己结疤。史蒂夫没有义务牺牲自己的精力来陪他。

但当他真正将目光迎向史蒂夫时,那双盛满星光的北极海般的蓝色眼睛。他不可避免地想起了那个烟酒灼喉的夜晚和眉头紧皱的她。烛光,红酒,小夜曲,情人间的旎朦低语;突然间话锋一转气氛骤变。破碎的酒杯,失望的泪水,曲未终人已散不复追。

…………

“当你义无反顾地冲向各种未知和危险时,你知道我的感受吗?”

“我明白,你为我着想过。托尼,我是一个平凡的女人,我只想要一个安稳的家!至少以后,孩子的爸爸不会在晚饭时突然套上盔甲飞走。”

“比起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我宁愿选择以前那个你。”

“但是你不能,托尼,只有这个,你不想也不能这样做。”

“你的身旁应该站着一个能并肩战斗,能让你放心交与后背的人,而不是只会把你拴在地上,让你束手束脚的小辣椒。”

“托尼,为了遇见你,我已经花光了所有的运气,所以,哪还有气力再去厮守。”

…………

“祝愿你幸福,托尼。”

…………

“托尼?”

“我只是突然想到冰箱里的甜甜圈好像只剩两个了,这可是个严重的问题不是吗?”

“摄入过多糖分会使人焦虑。”史蒂夫体贴的没有戳穿托尼拙劣的借口,他屈指敲着桌面微笑道,“你说有要紧的事?”

“其实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好吧可能、可能有一丁点儿。嘿,也许你说中了,我现在开始焦虑了。我就是好奇,美国甜心要怎么安慰一个刚刚失恋的傻蛋儿?”托尼皱皱鼻子,余光却小心翼翼地捕捉着史蒂夫的表情。

“你不是傻蛋,我也不认为这种事只靠一句话的安慰就能解决。况且,同情怜悯这些词和你不沾边儿,你是托尼•斯塔克,你只是得给时间一点时间。”史蒂夫不赞同地开口。

“给时间一点时间。”托尼用轻佻的口吻咀嚼着这几个字眼,“冲着这句话我们就应该干一杯。”他习惯用这种别扭的方式掩饰内心的怔忪:钢铁侠和美国队长难得的保持意见一致。但他讨厌有人能一眼看穿他,即使是美国队长也不行。

“别试图再用酒精麻醉自己。”史蒂夫按住了托尼,意料之中看到他不满和嫌弃地瞪起眼睛。史蒂夫在心里叹了口气,手上放轻了力道。

“托尼,我会一直陪着你。”

不料托尼摇着头嗤笑了一声:“一直?你能陪我到什么时候?”

“至少在你恢复之前。”

“我听过太多动人的承诺...”

“我以为你了解我。”史蒂夫强压下冲到嗓子眼的火气,耐着性子道:“你为什么不愿意相信别人一次呢?”

“我不相信没有阴暗面的人。”托尼将手搭上史蒂夫的后颈,嘴角勾起一道迷人的弧度,明明语调轻快,吐出的话却是残忍至极。“无论是七十年前,还是七十年后,你救得了谁?你甚至自顾不暇。别自以为是了,Captain. ”

Part 3

最后一个音节还没有发完,托尼就被史蒂夫一把摔在柜橱上,紧接着迎面就是一拳。他甚至能感受到拳头带动的风,不由得闭上了眼,拳头也在腿侧握紧,等待着面颊上的痛楚。

就这样吧,痛快点,让我结结实实的挨一拳,然后回到你的布鲁克林去。

托尼的拳心里沁出汗,紧绷的小腿肌肉几乎要抽筋,大理石柜面的凉度像滑溜溜的小蛇蹿上脊柱,想象中的那一拳却迟迟没有落下。

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保持冷静,转而慢慢睁开眼,史蒂夫正平静地注视着他,他的小心翼翼在波澜不惊的蓝眸中一览无余。

“你最大的本事就是把别人的好心当成驴肝肺。”史蒂夫后退了一步,语气平淡,听不出情绪的波动。

“顺带把他们的肺气炸。”托尼乘机活动了下已经酸掉的小腿,他故作轻松道。

“你在激怒我,然后骗我离开。”

托尼身形一滞,随即大刺刺地和他对视,如果没有捕捉到对方喉中低沉的气音的话,他几乎就要认为之前的那些愤怒、失望是来自另一个人。但越是剑拔弩张的气氛,钢铁侠就越能是显得漫不经心,“别那么自信,我巴不得有个免费的保姆。”

“你认为……”

“罗杰斯队长,有您的来电。”

托尼暗暗松了口气,毫不客气地伸头往屏幕上扫了一眼,“居然有人敢打断美国队长,让我瞧瞧这是谁……别这样看我,是卤蛋局长,快接快接。”

“我是史蒂夫•罗杰斯。”史蒂夫皱着眉毛在托尼热切的目光中按下了免提键。

“三个月前,一家在我们神盾局监管下的酒吧举办起了地下拍卖,这很常见我知道,但我们查到这次的清单上有阿斯加德的东西,拍卖次序还不清楚。所以由你和托尔搭档收回它,娜塔莎和克林特会暗中帮助你们。”

“托尔?这不是最佳选择,我认为我和娜塔莎搭档会更默契一点。”

托尼暧昧地眨眨眼,冲史蒂夫吹了声口哨。

“一方面是因为托尔要亲自收回天宫的东西,另一方面,这个酒吧是……等等,钢铁侠也在?”

“不得不说,卤蛋你的耳朵越来越尖了。”托尼不置可否地翻了一个白眼。“虽然美国甜心和大锤子神是「Best Friends」,但我可不认为托尔比我更熟悉那种地方。”

“我们的数据显示敌方还没有摸清这件神物的路数,所以他们现在也不敢过度使用,收回任务的难度系数会降低。所以我同意斯塔克......”

“不行。”史蒂夫没等弗瑞说完就斩钉截铁道。“钢铁侠更适合大规模作战,我们要避免无辜市民的伤亡,而且托尼现在的身体状态也不适合出任务。”

“嘿大兵,我看你就是想跟我作对!”

史蒂夫深深地看了一眼身边气鼓鼓的男人,托尼也不服气地回瞪:“你不带我一起,我就自己飞去!”

美国队长似乎是叹了一口气,出乎托尼的意料,他最终妥协了。“我们的事回来再谈。现在去换衣服以及,带上你的枪。到了地方你必须听我的,我不希望看到你受伤。”

托尼眼中赤熠灼灼,他伸手在对方结实的胸肌上捶了一拳,插科打诨般挑眉噙着笑道,“你会保护我的,长官?”

史蒂夫怔了一下,开口想要回答时托尼已经走远,这也许只是一个信手拈来的玩笑话,而他却没法不认真对待。美国队长没有把承诺说出口,他把嘴唇抿成一条线,眼神中透出的坚毅却已昭示他的内心。我会保护你的。但不知怎的他的耳际悄悄的红了。

Part 4

史蒂夫看着镜子里西装挺拔的自己,心脏突然砰砰乱跳,但他知道他并非因为即将进行的任务而紧张。他检查过了所有装备——短刀,枪,各式弹药,盾牌。一切都已准备妥当,但他还是焦虑地皱起了眉毛。

他解开一个袖扣,坐到房车一角,摊开手掌,凝视着手心里纵横的纹路和虎口处的茧。史蒂夫很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他好像回到了注射血清之前的时光。那时候即使是被嘲讽被讥笑被蔑视被一拳打翻在地,他的内心也丝毫不为所动,因为他的身边有他的朋友,他的亲人,他的爱人。他爱这些人,也爱这个国家这片土地,只要他的心脏还能跳动,他就会守护他们。这是史蒂夫心中从没变过的信念。

宁可不当一个优秀的士兵,也要做一个好人。

没有人会知道史蒂夫听到这句话时内心难以抑制的澎湃与酸楚,灵魂真的会不拘于体格吗?经过无数次战斗、失败、重新站起,他才明白亚伯罕厄斯金博士对他的良苦用心。

他在一个陌生的时代醒来,是复仇者们——尤其是托尼,给了他一个归宿。明明是几个性格、经历、行为准则都相距甚远的差异体,却又能相处地如此融洽。这种感觉就像一个家。史蒂夫不会告诉别人,每次战斗结束回到昆式战斗机上时,他都在心里悄悄地松一口气:“回家了。”现在回想,他甚至也会稍稍感慨于自己当时的执著,或者,还有几分感激。

但他已经错过了一个约会,美国队长不允许自己再有任何的分心。

史蒂夫收拢五指攥紧了拳头。

“请宽恕我。吾友,我会回去彻查洛基的动向。”托尔坐在史蒂夫旁边,语气不无沉重。

“我没有怪你,托尔。”史蒂夫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忽略心里那种陌生却熟悉的感觉,堪堪露出一个宽慰的笑容。

身后突然有一道难以捕捉的破空声音,而史蒂夫甚至没有转头就伸手一捞。是一块用红色锡纸包起来的巧克力。

锡纸上有几个凌乱的字母,史蒂夫一眼就认出来那是托尼的笔迹。「巧克力 = 救赎」他小心地剥开又小心地放进口中,不管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有效,那种苦涩甜蜜的味道压下了他心中的不安。

谢谢。史蒂夫望向正和克林特拌嘴的托尼,而后者只是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一眼就移开了视线。

*

“戴上这个。”全副武装而仍曲线玲珑的女特工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地往史蒂夫和托尼怀里各塞了一个面具。“我可不希望看到明天的新闻头条是「美国队长携手钢铁侠GAY吧甜蜜约会」。”

“听起来还不错。”托尼一边拿面具往脸上比划着,一边拍了拍队友宽厚的肩膀。

“...Gay?”史蒂夫捏着面具的手一抖,“弗瑞没和我说过这个。”

“老年人接受不了这个很正常。”托尼调整了一下面具,嘴角上翘到一个标准的高度,而当那两片薄唇轻启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法不承认,即使让面具遮住他勾人的眼睛,托尼•斯塔克式特有的魅力也只是有增无减,那种自内而外的气质很难让人不为之侧目。

斯塔克式假笑。史蒂夫在心里这样定义。

*

酒吧里的蓝调音乐冲击着人们的耳膜,昏暗而暧昧的桃色灯光是旖旎的轻纱,用以遮掩人们内心的酩酊和放纵,空气中涌动着酒精和香水的味道,这是点燃情欲的导火索。

史蒂夫有些尴尬地避让着正在热吻的情侣,他下意识地扶了下入耳式耳麦,频道中同样一片嘈杂,但很快从中传来了娜塔莎和克林特冷静的声音。

“位置。”

“贝斯手面对方向三点钟。”

“二楼,我看见铁罐儿在和吧台的小姑娘调情!”

史蒂夫下意识地往吧台看了一眼,“现在开始疏散二楼人群,克林特。罗曼诺夫去总控制台。”

“收到。”

“收到。”

史蒂夫一脸愠色地走向吧台,托尼好整以暇地倚着玻璃吧台,手指轻佻地在女孩的手背上画着圈。女孩不动声色地抽出手,妆容精致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却不曾回避他的目光。

托尼没有摘下面具,金丝勾勒的线条在明明暗暗的灯光下变得妖娆,靠近耳尖的红色羽翎却平添几分凌锐,修剪整齐的胡髭张扬地散发着成熟男性的气息。这让史蒂夫除了恼火和局促外,多了一种他无法名状的躁动。

他走过去握住托尼另一只手,声音低沉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气,“我在找你。”

“找我干嘛,拍卖已经开始了吗?”托尼的目光钩在吧台后的酒架上,沾染了香气的指腹有意无意地摩挲着下唇。他不想去看美国队长正义严肃的表情,更不想听毫无意义废话连篇的说教。他随手一指,“Four Loko”

“不,请换成柠檬汁。”

托尼甩开史蒂夫手掌的桎梏,面具上的红色羽翎随着他的动作小幅度的晃动。“你见过有谁来酒吧只喝柠檬汁的吗?”透过花里胡哨的面具,史蒂夫看到两只刻意瞪大的金棕色眸子,里面被映出一片浓稠的梅红。

“朋友?”女孩对着史蒂夫努努嘴,同时推过来一杯加冰的柠檬汁。

“男朋友。”托尼赶在史蒂夫开口前回答。

“眼光不错。其实我以为刚刚你对我...”女孩饶有兴味的目光在两人之间逡巡。“是我想多了?”

“他只是对女性更友好一些。”史蒂夫漠然地回应迎面的探究目光。酒吧里的每个人都可能是敌方的眼线,他不能节外生枝。于是他把手半虚半实地搭在托尼腰间。这是他不熟悉的领域,美国队长希望这样能瞒过对方锐利的眼神。

女孩红唇一勾,点点头转身离开,“不打扰你们了。拍卖会还有不到十分钟开始,玩的开心。”

托尼心中一动,就着腰间传来的热度贴上前去,他拽着史蒂夫灵活地从人群中移动到拍卖台的右后方。“亲我。”托尼踩了一下史蒂夫锃亮的尖头皮鞋。

史蒂夫吃痛低头扫了托尼一眼,“现在不是你的派对时间。”转而绷着嘴角环顾周围形形色色的客人。史蒂夫的神经一直保持着高度紧张,他实在不放心托尼的身体状况,事实上,他从踏进酒吧的第一步就已经后悔让托尼一起来了。

托尼翻着白眼磨了磨后槽牙,腾出一只手掰过对方的下巴,同时踮起脚尖把嘴唇堵了上去。

冰凉的触感一下撞上史蒂夫没有防备的嘴唇,下嘴唇传来一阵刺痛,血腥味瞬间在口腔中弥漫开来。当他不无恼怒与惊诧地对上托尼桀骜放肆的眼神时,脑中兀然爆发出“轰”的一声巨响,随即出现断片似的空白。

所有感官突然无限放大,酒吧里的喧嚷被一下子推开,只剩下两人粗重的呼吸声,以及面具刮蹭的声音。那像是原木铅笔在素描纸上发出的摩擦声。唇瓣间史蒂夫听到托尼压低声音暗骂了一句。“她没走远。闭眼。”史蒂夫随即反应过来,似乎凝固了的血液重新流动,周围的嚣扰又重新充斥着耳膜。他一手揽过托尼的腰部,一手伸进口袋拉上了枪栓。

托尼感觉到史蒂夫仍固执地咬紧牙关,就毫不留情地一脚踩上对方的另一只皮鞋,接而趁着唇齿间的缝隙挤出几个字眼,“放松老冰棍,只是任务而已。就像你和娜塔莎那次一样。”

“不一样。”史蒂夫分心留意着四周的情况,伸舌碰了一下托尼的舌尖,匆匆加深了这个吻——如果能算得上是吻的话。

“她走了。”托尼装作漫不经心地拍掉腰上的手,主动结束了这个荒谬而短暂的吻。他暂时还没有想好怎么对自己解释狂跳的心脏和颤抖的手,便把这个小插曲简单地归咎为——睡眠不足引发的暂时性肾上腺素紊乱。

史蒂夫松开了对方,他同样没法说清楚自己一瞬间的失态。失态对于一个士兵来说是致命的,尤其是在执行任务中,所以他决定过后再去仔细思量。

托尼故意舔了下唇角,伸手扶正了摇摇欲坠的面具,还贴心地抚平了美国队长笔挺西服上的褶皱。

“你的吻技和你一样糟糕,队长。”钢铁侠满不在乎地笑了笑。

——————————

大概下一次更新会在N久之后了😂

评论(4)

热度(26)